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戚未晨似乎觉得还不满意,绷着脸在褚晴脸上亲了一下:“消毒。”

    褚晴:“……差不多得了啊。”说着话,她从他怀里挣了出来,红着脸无语道,“都多大了,还跟孩子一般见识。”

    戚未晨:“十八。”

    褚晴:“……”对哦。

    “还有一个月过生日,严格说起来,我在世界上活的时间,还没有你儿子长。”戚未晨淡淡道。

    褚晴:“……不聊这个,赶紧回去吧,万一宿舍关门就不好了。”

    她说完便扭头大步朝前走去,没走多远就被戚未晨追了上来,左手也被他牵住了。或许是今晚的月光不太亮,周围一片黑暗,而走楼梯又是一个危险的活动,所以褚晴并没有挣开他,而是乖乖的跟他牵着手往前走。

    两个人手牵着手下了楼,到了路灯下时也没有松开,褚晴偷偷瞄了几次戚未晨的脸,最后目光总忍不住停在他的唇上。戚未晨没什么表情,似乎并不知道她的偷看,只是耳朵越来越红,即便在灯光昏暗的情况下,也叫人一眼就能注意到。

    褚晴忍住笑意,指尖在他手心里抠了一下,戚未晨猛地停下,表情也紧绷起来。褚晴吓了一跳,忙开口询问:“怎么了?”

    “不准再开这种玩笑。”戚未晨目光深沉的看向她,声音微微哑了。

    褚晴愣了愣,不懂只是轻轻挠一下而已,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可即便不懂,在他这样的目光下,她的脸还是渐渐红了。

    戚未晨站了许久,等平复完心情才牵着她往宿舍走,直到迎面遇到一些学生,两人的手才松开。

    如往常一样,二人在进了大门后分开,朝着相反方向的宿舍楼走。在快到拐角处时,褚晴突然产生一股回头的冲动,她也不委屈自己,当即扭头看了过去,看清眼前的一切后愣住了。

    不太明亮的路灯下,戚未晨站得笔直,他背光而站,灯光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阴影掩住了他的脸,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可褚晴知道,他一定正在看着自己的方向,见她回头后,唇角便勾出一个浅浅的笑。

    褚晴的心脏突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一种鲜活如电流般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出来,一瞬间四肢百骸都流通了。她嗓子有些干,脑子也好像不清醒了,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他冲去,在只剩下两三步远的时候看到他眼中闪过的惊讶。

    褚晴笑了起来,张开双臂朝他扑了过去,戚未晨下意识的接住她,把人抱进了怀里。

    “怎么了?”戚未晨把人抱住后,两个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努力让自己像平时一样克制又冷静,然而自己的心跳有多乱,他听得比谁都清楚。

    褚晴红着脸,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你一直站在这里,是在看我吗?”

    “嗯。”戚未晨承认了。

    褚晴的脸更红了:“以前也这样看我吗?”

    “以前也这样,”戚未晨看着她的眼睛,隐隐知道她为什么高兴了,沉默一瞬后缓缓道,“以后也会,我会一直在你背后,看着你。”

    “你这句话放在刑侦故事里,就有点恐怖了。”褚晴说着煞风景的话,眼中的笑意却不见减少。

    戚未晨将她额角微乱的头发抚平:“我们不是刑侦故事。”

    “那我就不报警了。”褚晴笑笑,趁他不注意突然踮起脚尖,在他唇角偷亲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跑了,等戚未晨回过神时,她已经跑得没影了。

    戚未晨的手指抚上唇角,半晌才扭头回宿舍。

    从楼下到宿舍这段路是怎么走的,戚未晨已经记不清楚了,只知道等彻底回神时,已经停在了宿舍门口。他垂眸掏出钥匙,还没等开门,门就自己开了,接着戚慕阳舔着脸笑着探出头:“爸爸,你回来啦?”

    戚未晨的表情一秒变淡。

    戚慕阳咳了一声,讨好的把门打开,露出里面一尘不染的宿舍,邀功一般开口:“爸爸,我刚才把宿舍打扫了一遍,地拖完了垃圾倒了,你的衣服也都洗了,现在已经晾上了,等明天一早估计就干了。”

    戚未晨幽幽看他一眼,一言不发的坐到了椅子上。

    “……我真的知道错了,爸你别不理我啊,”戚慕阳嘿嘿笑,然而对方没什么表情,他脸上的笑越来越淡,最后归于严肃,“我不该亲妈妈,妈妈是你的,只能你一个人亲,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戚未晨:“呵。”

    戚慕阳:“……”这男人怎么比老妈还难哄?

    他抓耳挠腮的在戚未晨旁边走来走去,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直接扑过去掰住戚未晨的脸,吧唧吧唧在上面亲了起来。戚未晨面无表情的抓住他梏住自己的手腕,反手一拧戚慕阳哀嚎一声,直接转了九十度跪在了地上。

    “爸爸爸爸疼疼疼……”戚慕阳胳膊被拧着,浑身都使不上劲,胳膊又酸又疼的比被揍一顿都难受,“我再也不敢了!”

    一向冷静的戚未晨难得流露出一丝嫌弃,空着的那只手在桌子上找了湿纸巾,蹙着眉头开始擦拭。

    戚慕阳的脸皱成了一团:“爸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还亲吗?”戚未晨终于开口了。

    戚慕阳立刻道:“不亲了,不管是你还是我妈,我都不亲了,真的不亲了!”

    戚未晨这才松开他,扫了他一眼后,坐好继续帮母子俩准备明天的学习资料。戚慕阳甩着酸疼的胳膊,无语的站在他旁边抱怨:“爸你下手太重了,我是你亲生儿子,你弄死我有什么好处啊?”

    “不孝子,不要也罢。”戚未晨淡淡道。

    戚慕阳哼唧一声,拉个椅子坐在他旁边絮叨,等到他开始正常和自己互动时,便知道今天这事算是解决了。

    等哄完老爸,他才去洗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戚慕阳身心俱疲的翻了个身,抱着被子长长的舒了口气,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两天这么累,想了半天总结出来,一切要从老爸说漏他和老妈的早恋关系说起……

    把整件事还原一下,自己难道不是最大的受害者吗?为什么跟这个道完歉又跟那个道歉,哄起来没完没了了?!戚慕阳想明白后就想讨个公道,无奈实在是太困了,最终在不满意的哼哼唧唧中睡去,等到第二天一早,满脑子都是要去网吧打夜市的事了,哪还记得讨什么公道。

    因为晚上要出去玩,戚慕阳心情浮动,干什么都无法投入。眼看着今天的学习任务要完成不了,他想了想跟戚未晨商量:“今天我能不能交罚款,不学习了?”

    “你能不能不去打夜市?”戚未晨反问。

    戚慕阳瞪眼:“不行!你答应我让我去的!”

    “你也答应我要学习了。”戚未晨淡淡的看向他。

    父子二人对视片刻,最后戚慕阳败下阵来:“好吧好吧,我学习。”

    “今天情况特殊,”戚未晨缓缓道,眼看着戚慕阳又升起了希望,便毫不留情的把他的小火苗浇灭了,“如果完不成学习任务,就不准出去。”

    戚慕阳:“……”

    前排的褚晴听到二人对话,憋着笑整理学习资料,正要把前面的几本给陈秀时,注意到他正沉着脸用手机聊天。褚晴顿了一下,刚要问他怎么了,就看到他抬起头来:“褚爷,你给我让一下,我出去接个电话。”

    “现在吗?还没下课呢。”褚晴有些惊讶。

    陈秀抿了抿唇:“没事褚爷,我爸给我打电话了。”

    “哦……”褚晴觉得他看起来有点不对,但见他一副不想说的样子,也不好勉强,只好起身给他让了位置。

    陈秀站起来时,吸引了很多视线,如果是平时,他肯定会不好意思,但今天似乎心事太重,也没注意这些。他一走,戚慕阳就戳了戳褚晴的后背:“他怎么了?”

    “不知道啊,从昨天就开始心情不好,我问他他也不肯说。”褚晴皱着眉头道。

    戚慕阳心中奇怪:“他这回考得不错,也没见哭,为什么会心情不好?”

    “应该是跟他爸吵架了吧,”和陈秀一个宿舍的小胖子开口,“昨天他在洗手间接电话时开的扩音,我听到他爸说话了,好像是说他这点分数也好意思告诉家长,不知道丢人之类的。”

    “进步一名也是进步,他爸凭什么这么说他?”戚慕阳本能的觉得膈应。

    小胖子啧了一声:“那谁知道,他爸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混了几年后借着家里的光,做起了早餐店生意,摸爬滚打竟然也有了几家连锁店,经济上还算不错,就是对陈秀平时不怎么管,每次联系他就只会骂。”

    “太过分了,怎么当爹的。”褚晴不认同的皱起眉头。

    小胖子叹气:“不是谁都跟老大一样,拥有一对开明的父母的。”

    被同时点名的三个人顿了一下,一时间都觉得有些脸热。一直沉默的戚未晨扫了小胖子一眼:“你很会说话。”

    小胖子:“?”他说什么了?竟然能得到大名鼎鼎的戚神的表扬。

    几个人聊了片刻,陈秀便从外面进来了,看起来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哭过。

    他一回到座位上,戚慕阳便拉着脸开口了:“你爸骂你了?”

    陈秀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小胖子,小胖子心虚的别开脸。他沉默一瞬,才叹了声气:“嗯,骂我了。”

    “什么人啊,进步了不表扬也就算了,竟然还骂你,这种人也能当家长,”戚慕阳心情特别差,但说了两句后见陈秀眼圈更红了,顿了一下烦躁道,“算了算了,不提这事了,你别想太多,不就是挨一顿骂么,谁都挨过的。”

    “嗯,不想了。”陈秀勉强笑笑。

    戚慕阳又看他一眼,半晌别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当他是儿子时,他可以将小棉袄的角色扮演得很好,体贴安慰的话随口就来,但当他是朋友时,他的嘴又是笨的,好像怎么组织语言都会有点矫情,于是憋了一肚子安慰的话,最终只有简单的两个动作。

    好在陈秀懂,看他一眼后笑了笑,便扭过头看学习资料了,等到早自习下课的时候,又变成了正常的他。

    早饭时间,戚慕阳没跟爸妈一起,而是跟兄弟们一块去了食堂,吃完饭又和以前一样钻进超市,买了一堆饮料和吃的坐在旁边吃。

    几个人讨论起晚上要去的网吧,一个个都十分兴奋,其中小胖子更甚:“老大,你不跟我们一起玩游戏,我们真是一点乐趣都没有了。”

    “对啊老大,我们特别需要你。”另一个人接话。

    奸臣斜了他们一眼,一如既往的做了狗腿子:“老大你别听他们瞎吹,他们根本不是想你,就是好久没欣赏你的各种死法了,觉得无聊而已。”

    “奸臣!你怎么什么都跟老大说!”小胖子不满。

    戚慕阳冷笑一声,伸出手指敲了小胖子一下:“你胆子是越来越肥了。”

    “他这么胖,五脏六腑估计都是肥的,老大快教训他一下,好好帮他减减肥。”立刻有人叫嚷。

    小胖子闻言立刻跟那人闹成了一团,一群人打打闹闹的引来不少人的侧目。陈秀安静的坐在旁边,脸上的笑从头到尾都没消失过。

    戚慕阳注意到他,顿了顿又邀请一次:“喂,跟我们一起去吗?”

    被揉得乱糟糟的小胖子笑了起来:“算了吧,他怎么可能……”

    “好啊。”陈秀打断他的话。

    小胖子愣了一下:“啥?”

    “想想你们集体活动这么多次,我竟然大部分时候都缺席,实在太不够意思了,这次我一定要参加。”陈秀不好意思道。

    小胖子愣了半天后,一把把人搂住了:“真够意思啊兄弟。”

    “陈秀秀这是开窍了?可喜可贺哈哈哈……”

    陈秀害羞的应对一行人的打趣,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只有戚慕阳皱起了眉头,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

    下午的时候,化学课上到一半,班主任突然过来了,目光在班里巡视一圈,最后落在了陈秀身上:“陈秀,你过来一下。”

    后排众人立刻刷刷看向他,陈秀抿了抿唇,一言不发的出去了。戚慕阳凝眉看着他离开,有种想跟过去的冲动。

    “坐好,百~万\小!说。”戚未晨淡淡道。

    戚慕阳顿了一下,只好安静的坐好,只是再百~万\小!说时,就有些心不在焉了。陈秀一直到下课才回来,回来时眼眶照旧是红的。

    褚晴蹙眉:“怎么了?”

    “没事。”陈秀摇摇头。

    戚慕阳暴躁的踹了一下椅子:“到底怎么了?”

    陈秀勉强笑笑:“真没……”

    “陈秀。”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陈秀的脸微微泛白。

    褚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啤酒肚男人走了进来,拉着一张脸啪的一声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张嘴就是指责:“手机都忘了拿,成天冒冒失失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你这样的能学好才怪!我让你……”

    “知道了,记住你答应我的话。”陈秀打断他的话,把手机装进兜里。

    男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就你这样的废物,连个手机都管不好,是不是……”

    “叔叔,”在他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褚晴打断了他,微微一笑道,“抱歉叔叔,这里是教室,我们要百~万\小!说,您能别在这里大声说话吗?”

    男人看向褚晴时,眼底流露出一丝不愉快,但也没有朝别人家孩子发火的理由,于是恶狠狠的对陈秀说一句:“回头再找你算账!”说完就转身走了。

    他一离开,陈秀就像只放了气的气球一样,直接软坐在座位上,双眼发直的盯着桌面发呆。这种时候大家的默契达到了最高点,谁也没有过来打扰他,等到他自己调节好以后才如常交流,好像没听到过陈秀父亲的指责一般。

    晚上的时候,一群小学鸡带着陈秀往校外跑去,褚晴和戚未晨一同往宿舍走。两个人安静的走着,半晌褚晴才叹一声气:“陈秀有点可怜。”

    “各人家庭不同,别太轻易下定论。”戚未晨缓缓道。

    褚晴撇了撇嘴,不怎么认同他的说法:“人活一世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如果不开心了,那就是可怜,我没感觉他在自己的家庭里有得到快乐。”

    “你呢?”戚未晨突然问。

    褚晴顿了一下,这才想起他们好像没怎么聊起过家里,她想了想,笑了:“我爸妈是世界上最好最开明的父母。”

    “那就好。”戚未晨垂眸。

    褚晴疑惑的看向他:“好什么?”

    “知道你遇到我之前的那些年很快乐,我觉得很好。”戚未晨淡淡道。

    他这句话就像一股超出体温一两度的温水,流入心尖时既觉得发烫,又有种贴合身体的舒适和温暖,褚晴抿唇笑笑:“戚未晨,我发现你最近真是越来越会了,是又读了什么书吗?”

    “没有。”戚未晨否认。

    褚晴扬眉:“你少来,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说这些。”

    “以前的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足,现在知道了,就不会停在原地不动。”

    褚晴停下脚步看向他,有些不懂他的意思。戚未晨看着她的眼睛,半晌缓缓道:“你没发现吗?在你努力学习的时候,我也在学习用你喜欢的方式对你好。”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评论里说我最近更新越来越晚的事…朋友们,我最近一直在带着欠挨(有钱改名了,贱名好养活)去医院输液,在家还要隔一会儿给她喂食喂水洗屁屁,实在保证不了更新时间,只能说第一更下午六点前肯定能发,第二更十点左右,尽可能早发,但是字数还是能保证的,大家没发现我还是这么高产吗?!本章100红包

章节目录

免费女生言情推荐: 锦鲤农妃:我家闺女今天登基了吗 病娇宿主是个恋爱脑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公主殿下嫁到 塌房少女重生记 重生之金融巨头 中式陪读 综漫从和五河士道抢妹子开始 姜六娘发家日常 神婿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