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褚晴正懵逼的时候, 戚未晨放开了她,哪怕极力克制,眼圈也泛出了淡淡的红:“慕阳已经知道了对吗?”

    “……你先等一下, 我没病啊, 你脑子呢?好歹也是搞医药研究的,你这么不专业吗?”褚晴无语。

    戚未晨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害怕, 但你要相信医生,相信我,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你打住, 我真的没事。”

    “那跟我去医院做个检查。”戚未晨道。

    褚晴嘴唇动了动, 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戚未晨定定的看着她, 覆在她手上的手指微微颤抖,半晌别开脸:“先睡吧, 明天再讨论这件事。”

    “我真的没……”

    “睡觉,晚安。”戚未晨温柔的打断,把人重新抱进怀里。

    褚晴哭笑不得的在他怀里躺好,思索着万一他坚持要带自己去检查身体, 她该做哪些项目,既能完美避开查出怀孕,又不会有辐射伤身体。虽然只怀了一个多月, 但由于身体反应太强烈, 哪怕此刻心事重重,褚晴也依然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 她突然睁开眼睛, 习惯性的翻身往某人怀里滚, 转了一圈之后却没找到人,她愣了愣, 看着旁边空荡荡的位置,呆了半天才想起来去找人。

    等把浴室客厅转了一圈,正犹豫要不要去戚慕阳房间看看时,突然注意到书房的门开了一条缝,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推开门后瞬间闻到一股烟味,接着看到书房内烟雾缭绕,不由得停在了原地。

    戚未晨一向很注重健康,只有在压力极大的时候才会抽烟,但每次都只抽几口,从未出现过像今天一样、屋子里满是烟味的时候。

    戚未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立刻按灭了手里的烟,大步朝她走来,推着她的肩膀便往屋外走,等把烟味全部关在书房里后,才停下脚步问:“怎么醒了?”

    褚晴怔怔的看着他比睡觉前更红的眼睛,好半天才小心的问:“你哭过吗?”

    “没有。”戚未晨垂眸。

    褚晴抿了抿唇:“不要跟我撒谎。”

    戚未晨不说话了,两个人对站许久,他才突然道:“我不想你死。”

    褚晴愣住了。

    “在我的设想中,我们应该一起活到平均寿命以上,一般女人的寿命比男人长,所以我会努力健身锻炼,不沾烟酒,努力活得和你一样久,如果你要走的时候,国家没有实行安乐,我可以去国外做,到时候一起走,也省得你会害怕。”戚未晨说着话,声音越来越干涩。

    褚晴心里闷闷的:“人都没了,怎么可能还会害怕,你不是唯物主义么,也信什么地狱天堂之类的?”

    “以前不信,但岁数越大,就越想相信。”只有相信了这些,才会觉得和她不止有这一辈子。

    褚晴被他说得眼睛都酸了,伸开手讷讷的要抱,戚未晨却往后退了两步:“别过来,我身上味道太重。”

    “就要抱。”褚晴吸了一下鼻子,险些哭出来。

    戚未晨心软的抱住她,半是无奈半是难过的问:“都四十多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一样?”

    “谁让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搞得我心里那么难受。”褚晴呜咽一声,偷偷在他衣服上蹭了蹭眼泪。

    戚未晨抱紧她,喃喃道:“我也只是说了以后的打算,却从未想过如果你中间离开了怎么办,我想了一夜,都觉得自己或许撑不下去,以后慕阳恐怕要留给几位长辈照顾了。”

    褚晴吓了一跳,急忙推开他,盯着他看了半天气急道:“胡说八道!怎么我要有事,你还打算不活了?”

    “那要看你愿不愿意好好治病了。”戚未晨别开脸。

    褚晴深吸一口气,没忍住捶了他一下:“老子没病!我那是孕吐反应!”

    “可你明明……”话说到一半,戚未晨突然听懂了她的意思,表情猛地一僵。

    褚晴冲动的说完,突然就后悔了,半晌冷静道:“我逗你玩的,其实我确实生病了……”啊!她到底在说什么?!

    戚未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神像是要把她从里到外都看透一样,褚晴压力有点大,忍不住扭头就跑,却被戚未晨拎小鸡崽一样揪住了衣领。

    “我我我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褚晴干巴巴道。

    “你怀孕了。”戚未晨用的是陈述语气。

    褚晴僵硬的转身,和他对视片刻后小心道:“比起我得了什么绝症,是不是感觉怀孕都只是小事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戚未晨没被她糊弄过去。

    褚晴讪讪:“刚知道没几天。”

    “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孩子出生?”戚未晨问。

    褚晴小声嘟囔:“那倒也没有,就是怕你不准我生,所以想等月份大一点再说……”

    “褚晴,我们是夫妻,怀孕这种事,难道不该第一时间告诉我?既然已经怀上了,你又坚持想要,难道我会强行不准?在你眼里我到底是有多霸道?”戚未晨的话里透着严肃与失望,似乎真的生气了。

    褚晴知道自己这件事做得没理,也不敢吱声了。戚未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扭头朝卧室走去,褚晴忙跟着他离开,本想回房间之后好好哄哄他,谁知道刚进屋,就看到他抱着被子往外走,她愣了一下:“你要去哪?”

    “书房。”戚未晨面无表情的丢下两个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褚晴茫然的看着他离开,许久之后才讷讷回到卧室,又吐了一阵后去床上躺下。枕边人走了,一张床空空荡荡的,本以为今晚注定无眠,然而她还是低估了孕妇的睡眠能力,眼睛一闭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八点多了,眼睛还没睁开,一股强烈的呕吐感直击脑门,她忙从床上跳下来,冲到洗手间昏天黑地的吐了一波。吐完在地板上坐了十分钟,感觉好点之后才洗漱出门,刚好看到戚慕阳。

    “早上好,妈妈。”戚慕阳干巴巴的笑。

    褚晴瞄了一眼四周,忙把他叫到身边:“你爸说你了?”

    “妈,你是怎么露馅的?”他同时问。

    两个问题同时出现,答案似乎也随着问题出来了,母子俩对视一眼,不由得叹了声气。正当他们相顾无言的时候,戚未晨从厨房走了出来,母子俩一凛,顿时乖乖站好。

    “十点的课,现在还不走?”戚未晨冷淡的问。

    戚慕阳讪笑:“这就走了。”

    “要降温了,带上厚衣服。”戚未晨看向褚晴。

    褚晴:“?”

    “不是要陪读?去吧。”戚未晨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扭头就回了书房。

    褚晴:“……”

    戚慕阳一脸沉重:“现在该怎么办啊?看爸爸的样子,他是真的不想要妹妹,妹妹也太可怜了。”

    “……现在可怜的是我们,你难道没发现,他不仅不想要妹妹,就连我们两个都不要了么。”褚晴无语道。

    戚慕阳愣了一下:“对哦,他刚才的意思是撵你走吗?”

    “应该是吧,他估计讨厌死我了,想眼不见心不烦,所以才让我继续去陪读,”褚晴试着揣测戚未晨的心思,“……不过也可能只是气话,故意这么说,好让我哄哄他。”

    褚晴越想越觉得还是最后一种可能性比较高,毕竟戚未晨以前也不是没生她气的时候,可不管多生气,都没舍得跟她分开过。

    “那应该是第一种可能,他最不想要二胎了,但是你肚子里现在就是二胎,他肯定恨屋及乌,连你也烦了,顺便还烦了我这个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一胎。”猪队友戚慕阳永远在关键时刻发光发亮。

    褚晴迟疑:“是这样吗?”

    “肯定是,不用怀疑,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先离开一段时间,等他消气之后再回来。”戚慕阳说得有理有据。

    褚晴忍不住默默点头,觉得大儿砸非常可靠。

    戚慕阳也是这么想的,再做决定时就干脆利落起来:“那我们走吧,妈你有钱吗?”

    “有的,很多钱。”褚晴忙道。

    戚慕阳轻轻呼一口气,神色轻松起来:“对哦,你现在是42岁的你,很有钱的,那就不怕了,我给你找学校附近最好的酒店,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吧。”

    “……那你爸呢?”褚晴皱眉。

    戚慕阳无奈:“他应该能照顾好自己的,我们就别操心了。”

    褚晴一想也是,于是点了点头,回房间收拾了几件衣服,便颠颠的跟着戚慕阳离开了。

    这边书房里的戚未晨拿着一本书,半个小时都没翻一页,他在说完那些话后,突然有些后悔,怕母子俩会当真,褚晴会跟着儿子离开,又觉得自己现在表现得这么生气,褚晴应该不会离开。

    他一边气母子俩这么大的事瞒着他,一边担心褚晴的身体,烦躁得一个字也看不下去。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走出了书房,想跟褚晴重新谈谈,然而偌大的家里空空荡荡,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褚晴和戚慕阳是坐出租车去的学校,路上让司机停了三次,还差点吐在司机车上,戚慕阳连连道歉,最后又给了双倍的车费。

    等到酒店安顿下时,褚晴的脸色白得像纸一样,吓得戚慕阳忙咬了碗红糖鸡蛋给她。褚晴吃完东西,脸色好了很多,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睡吧,我先回学校,中午过来找你,如果中间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给我打电话。”戚慕阳皱着眉头叮嘱。

    褚晴轻轻应了一声,很快就睡了过去。戚慕阳等到她睡熟了,才轻手轻脚的离开,等到中午上完课,便飞一样的跑回酒店,等进门之后,就看到褚晴正在吃海鲜粥,吓得他赶紧把碗抢走:“妈!你怎么能吃海鲜!”

    “海鲜粥而已,有什么不能吃的。”褚晴茫然的看着他。

    戚慕阳恨其不争:“当然不能吃!孕妇不能吃海鲜你不知道?还科学家呢,什么都不知道。”

    “……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我就吃一点,有什么不行的。”褚晴无语的去夺,戚慕阳往后躲了躲,急得把碗里的都吃干净了。

    褚晴瞪眼:“你都吃了,我吃什么?”

    “我给你要点别的。”戚慕阳说完,搜索了一下孕妇适合吃的东西,便颠颠的给她点了餐。

    半个小时后,褚晴看着面前的鸡汤,沉默一瞬后冲进洗手间开始吐。

    “妈你坚持一下,你现在需要营养,得多喝汤多吃肉知道吗?”戚慕阳心疼的给她拍背。

    褚晴摆摆手:“我受不了那股味道。”

    “那你堵着鼻子,只要别闻味,应该就可以了。”戚慕阳提议。

    褚晴吐了一通,半晌才缓过来,按照戚慕阳的方法勉强吃了点,就让他赶紧端走了。戚慕阳陪了她一个小时,等快到上课时间了才准备离开,刚走了没两步又折了回来:“妈,你身份卡给我。”

    “要身份卡干嘛?”褚晴不解,但还是把卡给他了。

    戚慕阳想了想,又问:“你有现金吗?”

    “没有。”褚晴回答。

    戚慕阳这才放心:“我告诉酒店了,如果你饿了,就给你送营养餐,你的卡我先保管,免得你乱吃东西。”

    正准备等他走了就去偷吃点什么的褚晴:“……不用这么严格吧?”

    “当然要严格,虽然按现在的科技水平,你这个年龄不算高龄产妇,但也得小心点,既然跟着我出来了,那我就得对你负责,”戚慕阳一本正经道,“还有,你别想用手机点外卖啊,我会查消费记录的。”

    褚晴:“……”太无耻了。

    戚慕阳仔细想了想,好像没什么可叮嘱的了,便回去上学了。褚晴摸摸自己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深深的叹一声气,祈祷他的热情过两天就能消失,自己也好多吃点东西。

    然而她到底低估了自己儿子,虽然戚慕阳耐性小又跳脱,像大部分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一样没什么毅力,可对自己的妈妈和妹妹却是相当认真,一连许多天都只给她吃那些所谓的营养餐。

    褚晴也不太懂,明明平时味道很好的食物,为什么最近闻起来总带着一股难以忍受的腥味,只知道自己如果再这么吃下去,就真的要死了。

    和她一样难熬的是戚未晨,一个人待着家里的滋味实在不好,他只坚持了两天,便忍不住去了酒店,到褚晴旁边的房间住下了,只是出于自尊心,并没有告诉母子二人,只是偶尔在他们出去散步的时候偷偷看一眼。

    住了两天,他便清楚的注意到褚晴瘦了,这个发现让他非常焦虑,终于没忍住给戚慕阳打了电话。

    “爸爸!”褚晴吃不好睡不好,戚慕阳这几天也不好受,又不敢给他打电话咨询,煎熬得整个人都憔悴了,现在看到爸爸主动来电,顿时激动了。

    戚未晨顿了一下:“我不小心打错了,挂了。”

    “别别别!我问你点事。”戚慕阳忙道。

    戚未晨眉眼微微舒展:“什么事?”

    戚慕阳忙把褚晴最近不舒服的事说了,戚未晨的眉头再次蹙了起来:“她喜欢吃什么就给她吃,食物本身对身体的影响,远远比不上营养不良来的大,不要再限制她的饮食。”

    “……这么说,是我做错了?”戚慕阳突然愧疚起来。

    戚未晨沉默一瞬:“你没照顾过孕妇,不知道也正常。”

    “妈妈怀我的时候,你一定没少照顾,我以后有不懂的可以问你吗?”戚慕阳小心的问。

    这不是戚未晨想听到的答案,他抿了抿唇,换了个说法:“你之前没经验,就算我跟你说了,也不会做得有多好。”

    “那怎么办?”戚慕阳忧郁了。

    戚未晨暗示:“这个时候的她需要更好的照顾,最好是有过照顾孕妇经验而且了解她的人,来做这件事更好,如果你们肯认错……”

    “我知道了!我给她找个金牌月嫂!”戚慕阳兴奋的打断老爸的话,“不会有谁比月嫂更有经验了,我现在就去找。”

    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戚未晨面对传出嘟嘟声的手机,好半天憋出一句:“不孝子!”

    戚慕阳说干就干,真的去了家政公司,褚晴听说这件事后当即拒绝了:“不行!”

    “为什么不行?”戚慕阳疑惑。

    褚晴头大的看着他:“我在酒店住啊,现在找个月嫂,也跟着我住酒店?而且我现在好好的,根本不用月嫂照顾。”

    “你都瘦那么多了,不让人照顾怎么行?”戚慕阳皱眉。

    褚晴斜了他一眼:“怎么不行了?你只要别给我乱惹事,我就万事都行。”

    戚慕阳知道这回是自己理亏,顿时不敢说话了,见她十分抗拒找人来,只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好在他没再限制褚晴吃东西后,褚晴很快又胖了点,脸色也好了很多,就是孕吐一直没得到解决。

    一周后两人准备去医院体检,褚晴刚一上出租脸色就变了,赶紧下车一通吐。戚慕阳担心得不行:“妈,你不能坐车吗?”

    “坐咱家里的车还可以,但是出租真的不行。”褚晴吐完松一口气。

    戚慕阳犹豫一下:“那我回家开车?”他最近刚考了驾照。

    “不行,我不放心,如果不远的话,我们走着去吧,或者买个电动车,你带着我。”褚晴想主意。

    戚慕阳想了想,觉得也可以,只是现在褚晴脸色不太好,当务之急还是先回酒店休息,于是他扶着妈妈往回走,打算明天再去产检。

    母子俩离开又回来的动静,被隔壁的戚未晨听得清清楚楚,他最终还是没忍住给戚慕阳打了电话。

    “爸,你又打错了?”这段时间老爸几乎一天打错一次,戚慕阳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他倒要看看,这个老男人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戚未晨沉默一瞬:“今天该产检了,为什么没去?”

    “我妈坐出租车会恶心,我们一上车她就不行了,准备休息一天明天再……你怎么知道我们没去?”戚慕阳说着说着,好像突然发现了真相。

    戚未晨表情微僵:“既然坐出租车恶心,那我明天送你们去医院……”

    “你别打岔,”戚慕阳眯起眼睛,坚决不上当了,“我们刚回酒店,你就打电话了,难道你在我们周围?”

    他在洗手间接电话,起初褚晴没在意,听到只言片语后,隐约觉得是戚未晨打过来的,忍不住凑了过去,想听听他的声音。虽然只出来了几天,可因为身体一直不舒服,她脑子里反复都是戚未晨的好。

    戚未晨见瞒不过去了,微微叹了声气:“我在你们隔壁。”

    褚晴猛地睁大眼睛,戚慕阳也有些意外:“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们出来住的第二天晚上,我就过来了,”戚未晨抿了抿唇,情绪不高道,“别跟她说,我也要面子……”

    “老公!”褚晴呜的一声哭了,眼泪不要钱一样往下掉,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嚎,“我好想你啊啊啊啊……”

    “妈你别哭……”戚慕阳被她情绪的爆发吓了一跳,再想到这几天的压力和妈妈受的苦,也忍不住哽咽了。

    这边母子俩哭成一团,戚未晨哪还有心思管面子里子的,立刻大步冲到隔壁敲门,戚慕阳眼泪汪汪的开了门,褚晴小泡弹一样冲到他怀里:“啊啊你好狠心啊啊啊,我吐得那么厉害,你还不管我呜呜呜……”

    “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不哭了,对身体不好。”戚未晨心疼得呼吸都不完整了。

    褚晴依然伤心,戚慕阳也没忍住大哭,老婆孩子哭成一团,戚未晨哄了好久才算把两人搞定。

    最后的结果是,戚慕阳请了两天假,跟着爸妈一起回家了,一到家仿佛所有压力都没了,母子俩倒头就睡,睡得昏天黑地的,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起来。

    褚晴睁开眼睛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戚未晨,她眼眶一红嘴一撇,眼看着就要哭了。戚未晨无奈的抱了她一下:“差不多就行了。”

    “……你都不管我,也不怕我在外面有个好歹,你怎么这么狠心啊,还说要跟我白头偕老,真是大骗子。”褚晴委委屈屈的开始控诉。

    戚未晨对她的倒打一耙很是哭笑不得:“谁让你先隐瞒我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以前不对二胎表现得这么抗拒,我会不敢告诉你?”褚晴瞪眼睛。

    戚未晨蹙眉:“不想让你生,是因为怕你身体受影响,不是我对孩子本身抗拒。”

    “反正你就是抗拒了,等以后孩子生下来,我要把你对他的不喜欢都告诉他,让他也不喜欢你。”褚晴嘀咕。

    戚未晨捏住她的脸:“你多大了?”

    “42。”褚晴不满的回答。

    戚未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说这么幼稚的话,我还以为你才12岁。”

    “还笑我?”褚晴像抓到他什么把柄了一样,立刻睁大眼睛质问。

    戚未晨默默捏住她的嘴,拒绝她再无理取闹:“起床,我带你去产检。”

    见他主动提起这事,褚晴的心情这才好了起来,起床后便催着他赶紧去,戚慕阳看到了,死活都要跟着,最后的产检是戚未晨带着母子俩一起去的。

    当做完了其他检查、在b超室里听到小小的心跳声时,一家三口的表情都有些奇妙。

    “这就是……我妹妹?”戚慕阳一脸神奇的盯着屏幕。

    褚晴纠正:“还不确定性别呢。”

    “肯定是妹妹,”戚慕阳一脸自信,说完还不忘看向戚未晨,“对不对啊爸爸,一定是妹妹。”

    “嗯。”戚未晨回以肯定的回答,戚慕阳心情顿时好了。

    褚晴很想翻白眼,还没开口,就听到戚未晨幽幽道:“最起码女儿会跟爸爸比较亲,妈妈怀孕了这种事,也不会瞒着爸爸。”

    戚慕阳:“……”突然中了一箭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产检之后,戚未晨就正式接过了照顾孕妇的责任,同时把自己的未来几年的工作量都减半了,好用来照顾即将出生的小朋友。褚晴起初是不同意的,但戚未晨坚持这次他来带孩子,她最后只好听他的了。

    四个月时,查了孩子的性别,非常争气的是个女儿,一家三口都十分满意,默默等着孩子的出生。

    怀胎十月后,戚悦阳呱呱坠地,肉乎乎的样子成功戳中家里每个人的萌点。

章节目录

免费女生言情推荐: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我的夫君权倾朝野江意苏薄 穿越之莫问人归处 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 我的刁蛮姐姐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狂吴雨晴 您的腹黑世子妃已上线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佬宠成废 第一兵王 超品大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