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看着娄迦的泪水滴落在地,夏芷芸觉得心被揪得生疼!

    突然,她一把冲上前去将娄迦紧紧抱住:“不行!你是我的夫君,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夫君,不能就这么算了!虽然,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可姐姐说我以后会想起来的,反正,你不能再丢下我了!”说着就把娄迦抱得更紧了。

    听到此话,娄迦不禁觉得好笑。

    看来,这夏芷芸虽然失忆,可这性子却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认死理一根筋!

    于是,娄迦就低声问道:“可是你不是害怕么?”

    夏芷芸则诚实地点着头道:“是有点怕!不过,想必看久了就不会那么怕了!夫君,别不要我,好不好?!”说着双眸就红了起来!

    见夏芷芸这般,娄迦都心疼坏了,他赶忙抹了抹她眼角的泪回道:“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只是怕委屈了你!”说着眸子就黯淡下来。

    “不委屈、不委屈!一见到你我就觉得好高兴,还有你身上的味道,让我觉得好熟悉!”夏芷芸说着就将脸在娄迦的怀里肆意地蹭了蹭。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真的让夏芷芸很是着迷,还有那宽阔的胸膛让她觉得好温暖,就如同梦里一般!

    听到这话,娄迦觉得欣喜不已,“真的么?芷芸,你真的愿意接受现在的我么?”

    “恩,我愿意!不如我这就去告诉姐姐。说你回来了!”夏芷芸说着就拉着娄迦的手往门口走去。

    娄迦却劝阻道:“不用了芷芸,今夜实在太晚了,不如还是改日吧!”

    娄迦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若是贸然出现在王府,定会给东方皓带来麻烦。

    于是,他就低声嘱咐道:“芷芸,我现在不宜在王府久留!而你见过我的事,只能向王妃一人提起,明日我会再来这里来找你!”

    见娄迦要走,夏芷芸一紧张。竟脱口而出:“主人,那你明日可一定要来啊!”说着就紧紧握住了娄迦的手。

    娄迦一听,是惊喜地问道:“芷芸。你刚才唤我什么?”

    “主人?是啊,我为什么要唤你作主人呢?”对于这个称呼,夏芷芸自己也弄不明白,只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罢了!

    而娄迦则轻抚着夏芷芸的脸。回道:“因为我就是啊!从我第一次在崖边救你时。我就说了从今往后我是你的主人,你是属于我的!!”

    就是这句主人,似乎又重新燃起了娄迦对夏芷芸的欲、望!

    而看着娄迦,夏芷芸的眼里只有欣喜!

    第二日

    夜里,当娄迦再次来到夏芷芸的闺房时,看到的却是东方皓与夏无忧。

    “蛇君大人真是好身手啊,进出我王府,就如同进出无人之境啊!”这一看到人。东方皓就走上前说道。

    娄迦见了是立即俯首道:“王爷客气了!想必今日王爷是刻意抽调了府上的人手吧!”

    这东方皓一听,是微怒道:“蛇君大人。你知不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份,这样三更半夜地潜入本王的府邸,若是被旁人见了,那本王可就麻烦了!”

    “王爷教训得是,此事确实是在下鲁莽了!不过,王爷也请放心,以在下的身手,在下敢保证,身后绝无他人跟踪!”娄迦是信誓旦旦地回道。

    见两人聊了半天也没说到正事,夏无忧是忍不住插嘴道:“我说,你真的是娄堡主么?赶快把面具拿下来给我看看吧!”说着夏无忧就上下打量着眼前之人。

    这娄迦想了想回道:“回王妃,在下的容貌在大火中尽毁,若是摘下面具只怕会吓到王妃!”

    “对哦!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将我们共同经历之事都详尽地说一遍吧,也好让我核实一下你的身份啊!”

    夏无忧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将自己的妹妹交给一个陌生人吧。

    于是,娄迦点点头,就开始述说当年之事。

    见娄迦说得极其详尽,这夏无忧的顾虑也就自然消除了!

    不过,她仍旧不解地问道:“只是,你是如何从大火中逃生的,当时,萧将军可是连尸首都清算过了!”

    “其实,当年那具烧毁的尸首并非在下,而是在下的侍卫陆离。他在关键时刻从秘道返回并当场自刎,逼在下离开!当在下从秘道逃生后,也已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后来我误入一辆出关的货车,就此被拉去了漠北!在漠北的荒野,我本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可谁知却堕入蛇窖,与血蟒结识,在血蟒的帮助下,我迅速恢复了功力!而后又有幸救下了当时的世子,成为他的近身侍卫,而后的事,王爷也就知晓了!”娄迦说着就看向了东方皓。

    “恩,当时苏木都一役,你确实是战功赫赫啊!而且本王还听闻世子登基后,就擢升你为御前统领官拜二品,你现在可谓是前途无量啊!”东方皓是挑眉问道。

    “不过是可汗抬爱罢了!这次可汗特意让在下随使节一起,护送我漠北的麒麟石进京,足见可汗对东月的诚意!”娄迦是接着回道。

    “可当今圣上曾灭你满门,你就不恨他么?”东方皓说着就死死盯着娄迦,连拳头都握了起来。

    若这娄迦胆敢威胁东月社稷,那他东方皓就绝不能袖手旁观!

    而娄迦却赶忙俯身道:“这个王爷大可放心,若在下真想报仇,当日在殿前献礼之时就是最好的机会!其实,在下对皇上并无怨恨,当年在下的一切都是皇上给的,既然皇上要将他全部收回。那在下也无话可说,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现在时过境迁。在下的过去早已随当年那场大火一同埋葬,现在在下只想在漠北过新的生活!”

    听娄迦如此一说,东方皓倒是放心了不少,于是就缓缓问道:“这么说来,你这次入府只是想将夏芷芸带走?”

    “不错!芷芸是在下在东月唯一的牵挂,还望王爷王妃成全在下让我将她带走!”娄迦说着是单膝下跪。

    此话一出,东方皓就缓缓看向了夏无忧。

    毕竟。若娄迦并无谋害皇上之心,那剩下的事可就与他无关了,这让不让夏芷芸离开。可就要无忧点头了!

    于是,夏无忧是上前一步道:“蛇君大人,这芷芸失忆一事你可知晓?”

    娄迦一听,是立即紧张道:“我知道。可我问过了她了。她仍旧愿意接受我!”

    “大人不必如此紧张,这个我已经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芷芸并不是失忆,而是被我用熏香封住了记忆!当初我若不如此,恐怕她根本等不到你今日回来!而由于我抹掉了芷芸对你的记忆,使她的记忆停留在了十三岁那年,因此。现在的芷芸难免会有些懵懂幼稚,你可会嫌弃她!”夏无忧是试探着问道。

    “不会的!她都不嫌难看。我又怎会嫌她懵懂!再说了,我刚认识芷芸时,她就是这副样子,我能照顾好她的!”娄迦是不假思索地回道。

    见娄迦发自肺腑,夏无忧也就微微点了点,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这芷芸的记忆是可以被唤醒的!本来,我还想帮你,可你三日后就要离京,此事只怕是来不及了!因此,这唤醒芷芸记忆的事,只能你自己完成!”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一盒线香,嘱咐道:“这里有一盒香,回去后你每日替芷芸焚上一根,并引导她去回想从前的事!如此以往不出一个月,芷芸的记忆就能自行恢复!”

    “真的么?那太好了!”娄迦说着就将线香收入怀中。

    “还有,你不能从王府将芷芸带走,这样容易被人发现遭人怀疑!到时,我们会安排芷芸乔装进入你的官家驿站,扮作你的婢女随你回漠北!你觉得如何?”夏无忧是徐徐问道。

    “在下全听王妃安排!”娄迦是俯身道。

    三日后

    夏无忧和东方皓一起站在城门上,目送着银面蛇君的车队出城。

    眼看着夏芷芸混在大队伍中,夏无忧的双眸死瞬间湿润!

    “怎么?还是舍不得啊?!”东方皓是搂着夏无忧低声问道。

    “我与芷芸这一别,只怕今生都没机会再见了!”夏无忧是伤感地回道。

    “可这是芷芸自己的选择,你应该尊重她!”东方皓是劝慰着说道。

    “是啊,只要芷芸能幸福,我也就安心了!”夏无忧说着就向远处看去。

    这车队一出城门,娄迦就骑着马冲到了夏芷芸的跟前,伸手道:“芷芸,来,上马!”

    夏芷芸猛地一愣,是慌忙拒绝道:“主人,这怎么行?我现在可是您的婢女!”

    可娄迦却仍旧一把将夏芷芸拉上马,紧紧搂入了怀中道:“怕什么!现在,我们已经出城,没人会管我们了!我带你骑快些好不好?”

    “好啊!好啊!”夏芷芸一听是欣喜地回道。

    于是,娄迦长鞭一挥,两人就向远处奔去!

    看着两人依偎的身影,夏无忧的脸上绽放出会心的微笑!

    长乐殿

    一下早朝,东方宸就往长乐殿去了。

    这人一进门,慕兰萱就迎了上去,见东方宸紧锁着眉,慕兰萱就低声问道:“皇上,您今日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可是有烦心事了?”

    “还不是被朕的好皇弟给气的!”东方宸是没好气地回道。

    慕兰萱一听不禁心中一紧,这西北王与皇上早已是是冰释前嫌,难道又生事端?

    于是,她赶忙将东方宸拉到身旁,试探着问道:“您说的可是西北王?”

    “除了他,还有谁有这样的胆子!”东方宸是负气地回道。

    慕兰萱一惊,是低声说道:“皇上。这西北王对您忠心耿耿,莫不是又有什么误会!”

    “误会?这辞官的折子都呈了上来了,还误会!”

    “什么?!王爷辞官了!这是为何?”听到这话。慕兰萱更是错愕不已!

    “唉,还不是前几日朕唤他殿前商议,看能不能与几位朝中大臣结成姻亲。这样既可以巩固一下他自己的势力,也能替朕权衡一下朝中的关系!谁知几天过去,他竟连夜带着家眷跑回西北去了,今早才托人将辞官的折子呈给朕!说什么荣华富贵他无福消受,还请朕恩准他过些逍遥自在的日子!你说。朕怎么就有这么个不争气的弟弟啊!”东方宸说着脸都气绿了!

    听到这,慕兰萱是噗哧一下笑出声来,捂嘴道:“皇上。想当年您是费尽心思地要与他争权,现如今他什么都不要了,您又抱怨他不愿替您分忧!这么看来,您这个皇上也挺难伺候的嘛?”

    此话一出。东方宸是一把将慕兰萱压到身下道:“好你个苏儿。现在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数落起朕了!”说着就点了点慕兰萱的鼻尖。

    慕兰萱则笑着回道:“那臣妾说的是事实啊!您又不是不知道,这西北王把无忧看得比自己还宝贝,你居然还想让他纳妾,您这不是在逼他么?!其实,现在东月一片盛世,您这朝堂上也不乏人才,您就放过西北王吧!而且他在西北。不也能替您镇守边关么!”

    “朕就知道你会替他们说话!哦,这西北王不肯再娶就是疼爱王妃。那你言下之意就是说朕娶得太多冷落了你咯!”东方宸说着竟是一脸的醋意。

    “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您现在是掌管天下的天子,在感情上自然不能像西北王那般随性!现在整个后、宫,也只有臣妾是恩宠不断,臣妾已经知足了!”慕兰萱说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行!朕也要任性一次,这从今往后啊,朕就长留你这长乐殿了!”东方宸说着是鬼魅一笑整个人欺身而上。

    “啊~”这慕兰萱还没来及出声,嘴就被东方宸的唇给牢牢封上!

    于是,轻纱幔帐,两个人是缠绵悱恻紧紧相拥!

    西北乌州

    一间新铺开张,是鞭炮喧天,锣鼓飞扬!

    只听一人大喊:“还请王妃为新铺接匾!”

    就看到夏无忧笑盈盈地走上前去,将牌匾上的红绸扯下!

    只见“活色生香”四个大字,是赫然呈于匾上。

    原来,今日是夏无忧的制香坊开张的日子,这乌州的百姓纷纷慕名而来,是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无忧,你今日可真是风光,这全乌州的百姓都来给你捧场了!”东方皓站在一旁笑着说道。

    “王爷,这还不是因为咱们乌州的百姓富裕了!您看看这街边的商铺开得多红火,趁着这里的制香业才刚起步,我可不能错失良机啊!若是这生意好,我们就将铺子开遍全国,您说好不好?”夏无忧说着就朝东方皓得意地笑了笑。

    而东方皓则轻揽着夏无忧道:“好!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好!”

    听到东方皓的话,夏无忧的心就如吃了蜜一般!

    夜里

    数着眼前的钱罐子,夏无忧是乐得合不拢嘴:“王爷,这乌州百姓的消费力还真是惊人啊,不过短短几日,我竟赚了数十两呢!”

    而一旁的东方皓是无奈地回道:“你呀,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那么财迷!”

    “什么呀,我这可不叫财迷,这叫成就感!这钱赚得越多,就表示我调的香越受人喜爱,这就说明我有本事?!”夏无忧是嘟着嘴神气地回道。

    “是是是,你本事!现在这王府上下可全都听你的,本王的地位可是岌岌可危啊!”东方皓是轻捏着夏无忧的下巴道。

    夏无忧则眨巴着眼回道:“王爷,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这全王府都听我,可我听您的啊!这么算起来还不是您最大啊!”说着就调皮地挑了挑眉。

    “是嘛?!那你可别光嘴上说得好听,可要有实际行动才行啊!”东方皓说着是双眉一挑,就将夏无忧一把抱起朝内室去了。

    内室

    “啊,王爷,不要了,不要了啦!”

    “你刚才不还说什么都听我的么?”

    “可我这身子骨也经不起你这般折腾啊?”

    “那?最后一次?”

    “不许骗人!”

    “当然!”

    于是……

    “东方皓你个大骗子,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

    全剧终(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免费女生言情推荐: 韩娱之制作人大亨 盛宠 高门女 海贼王之蓝色魅影 领先四十年 豪门攻略:错入总裁房 我的合租老婆 魔狱 我的冰火姐妹花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