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藏私
繁体版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
终身无广告免费阅读

人间春深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网址 bixiaku.com (笔下库)

    新中国成立那年,沈寄棠生了个皱巴巴的闺女。白蓁蓁一看见觉得丑。这女娃娃一点都没有继承到父母的优点。
    沈寄棠是混血儿,生的本来就美,嫁的丈夫宋鸣鹤是飞行员,黄埔军校出身的国.民党军官。非常典型的中式男子长相,朗目疏眉,穿上军装更显得意气风发。□□质就能甩别人一大截,跟沈寄棠站在一起,担得上一句天作之合。
    他们一同熬过抗日,一同撑过内战,也曾因为到底去不去台湾的问题连着吵了三个月没消停,最后以宋鸣鹤叛国投共而告终。他是个极好的男人,在忠诚和妻子里选择了后者,没有跟着父母一块儿跑去台湾,而是永远留在了大陆。
    这俩夫妻都是起名废。闺女一出生,喊了三个月的囡囡,百岁宴都要到了户口还没上。白蓁蓁一听就给出了建议,“干脆叫宋窝瓜吧!她长的就挺像窝瓜!”
    沈寄棠面带微笑地让她切身体验到了太极十八式如何精妙。被捶到找不见东南西北的时候,白蓁蓁想起了俩夫妻颇具文艺范儿的民国婚书。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
    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
    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她看了半天,几乎要把薄薄的婚书盯出个洞来才想起来开口,“叫宋绵绵吧。我妈从前跟我说,叠字名的姑娘都比较受宠,我自己就是,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什么委屈。”
    宋绵绵的名字就是这么定下来了,好听又好记。虽然名字是白蓁蓁起的,但白蓁蓁每次见着那她,还是喜欢一脸嫌弃地叫她宋窝瓜。
    宋窝瓜的爹妈平常都忙,白蓁蓁陪伴她的时间更长,所以窝瓜格外黏她。能开口的时候,第一句喊的不是爸也不是妈,是一声发音极度不标准的蓁蓁。她从来没把白蓁蓁当爹妈那一辈的人看。在年幼的窝瓜眼里,白蓁蓁就是一个愿意花一个下午的时间陪她玩过家家的小伙伴。
    孩子对世界的认知并不全面,但分的清什么人对她好,什么人对她不好。宋绵绵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那个皮肤白白,眼睛黑黑的姐姐是这世上除了父母以外对她最好的人,可她走的实在太早,她还没上小学呢,姐姐就不见了。
    犹记得那年是母亲拉着她的手,步入姐姐的房间,姐姐趴在桌子上,合着眼眸像是睡着了。窗户是开着的,飞扬的雪花柔柔吹进来,铺满书桌和檀木盒子,也铺满了她漆黑如墨的长发,最后落下一片在唇瓣,她人生最后一点幸运,用在了过早去世。
    沈寄棠教给女儿的第一句诗,叫做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她和白蓁蓁最大的区别是,白蓁蓁是前半生安稳,后半生荒芜,而她是前半生荒芜,后半生安稳。
    白蓁蓁的盒子最后留在沈寄棠那儿,留到绵绵嫁人,留到绵绵生了孩子,留到老伴儿走了,留了大半辈子也没烧。
    “哪能烧呢?我得还给她!”
    “妈,人都没了多少年,哪来的机会还?”
    “能还,我说能还就能还,哪怕明天我死了,你也不准烧!”
    圆圆的皮球从敞开的大门一路滚进来,扎着羊角辫,眼神机灵的丫头片子从木门后探了探头,一路追着圆滚滚的皮球跑,一路跑到了满头银丝的老奶奶面前。老奶奶的眼睛是灰色的,水亮水亮,看着她的时候,像是要涌出眼泪来,她颤颤巍巍伸出手,拉住了年幼的孩童,“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蓁蓁”
    虽然从来没见过这个奶奶,但白蓁蓁不怕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永久备用地址请记住: mmbei.com 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