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嗯,呜呜……”赵惜儿点了点头,继续哭的停不下来。
    “其实……惜儿不是孤女,惜儿的父亲,母亲还都活着。”周志远开口,目光充满怜惜。
    “呜呜……你说什么?”终于,赵惜儿停了哭声,一脸惊诧的看着周志远。
    “你的亲生父亲是先皇最宠爱的燕王爷,他和燕王妃,你的母亲……都没有死,被现在的皇上关在一处秘密的地方。”周志远说这个的时候,一脸认真的看着赵惜儿。提起燕王,周志远好像脑中有什么一晃而过。
    “燕王?远哥哥,你是不是弄错了,惜儿的爹爹和娘亲,都没了呀!”赵惜儿想了想,却仍是一脸不明白。
    周志远看着一脸懵懂的赵惜儿,难道真的是他多疑了?
    “惜儿,五天后就是当今皇上的万岁节,到时候,远哥哥带你进宫去见你的父亲和母亲好不好?”
    “可是惜儿的爹……好,惜儿一切都听远哥哥的。”赵惜儿还想争辩,可当她看到周志远不悦的眸光时,终是停了声。
    三天后
    东楚的任相国突然在进宫的途中,造到刺客的刺杀。血染银轿。
    五天后
    恰好是东楚皇上万岁节,虽然因为少年相国的不幸,朝中气氛有些不好。可是万岁节确也是很重要的节日,宫中依旧如往年一般。
    下午
    各国的使节开始陆续进了楚宫,百官及百官家眷的车轿也陆续自楚宫的北华门缓缓进入。
    “远哥哥……好多人。惜儿……”赵惜儿害怕的想躲在周志远身后,可是因为周志远那明显不悦的眼神,终是吞下了后边一个怕字。
    “有远哥哥在,惜儿不用怕。”周志远看到赵惜儿闭了声,知道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不耐,吓着她了。忙出口安抚道。
    “嗯,惜儿明白。”赵惜儿双眸中含着泪水,还算乖巧的点了点头。
    周志远虽然看到赵惜儿眸中的泪,有些心疼。可是想到自己今天要成的大事,便又压下又要出口安抚她的话。牵着赵惜儿的手,继续在宫中的大道上前行着。
    哎……虽然他讨厌之前那个赵惜儿,可是说实话。若是之前的那个赵惜儿,今天不但不会拖他后腿,需要他分心照顾,还能替他分忧。
    若是今天事成,那么她能当得起东楚的后位?能母仪天下?
    她是燕王唯一的女儿,这江山他帮燕王夺了回来。自然不能恭手送给那燕王了,若是今天救了燕王之后,至多留他三天,让惜儿和他好好相处。三天后,他一定要取了燕王的命,自己登位为帝。介时……虽然因为惜儿的身份,可能一定要封她为后,可是凤印,他还得找一个强一些的女人担当。
    谁?谁合适些呢?
    周志远想到此,眉头皱了起来,罢了……一时想不清,暂不想了。先把眼前的事清理干净就是。
    甘恩殿
    主位上五十多岁一身明黄的东楚皇上,旁边四十多岁,身披凤袍,容貌倾城的任皇后。
    两侧开后自前向后是朝中皇亲的席位,接着是他国来使,再接着是按官员品阶一一排列而下。
    殿中歌舞曲绕,而坐在自己席位上的周志远,一脸笑意,关心的看向身边的赵惜儿。
    “惜儿,来……吃颗葡萄。”周志远把手里,他剥完皮的葡萄,修长的手指直接递到他身侧坐着的赵惜儿嘴边。
    “呃……嗯,谢谢!”赵惜儿忙张口含住,脸上红云蔓延。
    “英武大将军对夫人,真是尽心。”官员甲,一脸仰慕的开口道。
    “可不是,英武大将军夫人生的国色天香,自然是得大将军痴情以对。”另一个官员也接着开口讨好。
    听说,当今皇上非常看重这草民出身的英武大将军。更何况眼下时局不稳,虽时可能起了战事。
    周志远听了官员的奉承,低眸,看到赵惜儿一直羞涩的不肯抬头。非常满意,再抬眸向着前方不远处他国来使席位上,那一大一小两抹墨色身影时。他嘴角的笑,更是得意。
    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之前在北燕,他的惜儿还在他的身旁。他们两人温情脉脉。
    可是现在,他的惜儿坐在他的身旁,即将成为他的夫人。
    一身墨衣一脸愤恨的凌千绝,看到周志远一脸的得意时。忍不住,看向他身旁,低头头不言语的娇小身影。眸中痛楚闪过,伸手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抬头一饮而尽。
    再忍耐一会儿,再忍耐一会儿就可以了。这么许多天都忍了过来,再忍了今夜,他们一家人就可以快快乐乐了。
    而坐在周志远身旁低着头的赵惜儿,强逼自己不能抬头……不能抬头向着不远那二抹墨色身影望去。
    她知道,尽管这些日子她扮的很像,可是若是看到那两个她最牵挂的身影,她一定会露出……破绽来的。
    周志远看到凌千绝痛苦,心情很不错。可是当他看到凌千绝身旁安静的坐在那,双眸中带着泪水看着他身旁赵惜儿的小娃娃时。他的脸色慎重了起来,伸手向身后的随丛招了招手,并低声在他耳边轻轻的吩咐了几声。
    接下来的宴会和往常一样,众百官把高位上一身明黄的皇上哄的红光满面。
    可一切的变化很快,突然大队的穿着兵将人马冲了进来。
    “大胆……你们这是想造反?”楚皇笑了一半的脸一下子僵在了那儿,愤怒的看向涌进来带了刀剑的兵将。
    “英武将军何在?周志远……”楚皇原本意欲叫周志远救命,可是话吐了出来后,后知知觉的一脸怒气的看向周志远。现在楚京的兵将都是他的手下,那么现在进来的人?
    “臣在。”周志远嘴角噙着笑,缓缓的站了起来。满意的扫了一眼,那些百官脖子上都架起了刀剑。
    “朕待你……你为何?”楚皇看着眼前,刚才还是他眼中的红人,忠心大将军。气的想吐血,他竟然对眼前这草民出身的大将真正的放心。他想着他一个农夫,能当上大统领三年的大将军,定会对他感恩报恩,可是他忘了人心不足蛇吞象。
    “皇上是待臣不薄,可是臣是忠于东楚,不是皇上。”周志远一脸的刚正。
    “忠于东楚,就是这么忠的吗?”一位三朝老臣,听到周志远的话,明显不屑的开口。
    “杀。”周志远冷冷的一个字吐出,那个老臣身后站着的将士,手起刀落,一道鲜血喷出,一颗头落地后像个西瓜一样,滚了滚。
    “啊……”
    “救命啊……”
    “呜呜……”
    百官还算镇定,可是女眷却大部分,开始哭泣了起来。
    “敢问皇上,您的皇位是先皇留给你的吗?”周志远开口,冷笑的看向楚皇。
    “你……大胆,朕的皇位,当然是先皇传下。”
    “来人,请燕王,燕王妃。”周志远在楚皇话落之后,大声请道。
    其实今日这一切,本就是任三少提前设计好的,倒是没有花他周志远多少心思。
    “燕王?哪个燕王?”
    “难道是?”
    “可是,燕王不是二十年前就?”
    百官有几人轻声的小声议论了下,满目疑惑的向殿门处望去。
    殿门口
    八名侍卫,抬了两驾坐撵而来,坐撵上坐有人。
    渐渐的近了,又有侍从上前,亲身搀扶起两坐撵上一身伤,满是血的两人。
    虽然一身血,虽然消瘦,虽然……狼狈不堪。
    可是张脸和先皇出奇的像,那确实是=十年前的燕王。
    “……大胆逆贼,你竟敢找人易容成皇弟?”楚皇体内尚存的几缕力气,也尽数抽离而去。
    那是燕王和燕王妃没错,他们被关在地牢。可是出来了,早知道他该杀了他们,该放弃那什凤凰令才是。
    “皇兄,二十多年没见了,怎么?连皇弟也认不出了吗?”一身血迹斑斑的燕王,冷着一双眸子看向皇位上一身明黄的楚皇。
    他本对这什么皇位,就没什么心思。当年父皇屡次要封他为太子,可是他都不愿。他只想做一个闲散王爷,可是他怎么就不能放过他?还害的他家破人亡?
    看到燕王眸中的恨,楚皇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他身边的皇后却是突然站了起来。
    “当年先皇驾崩之时,确实留有传位旨意。”任皇后的声音很清冷,让人听不出喜怒。
    “哼……你想继续做皇后,当然会帮着他了。”周志远没有想到一向温顺的皇后,竟然开口了。
    而他身侧的赵惜儿,这会儿也抬起了头,看向对面的凌千绝,当看到他轻轻的向她点了点头。她这才放心的正大光明的高高抬起了头。
    她确定了燕王和燕王妃身体正常,现在又成功救了他们。她自然不必再委曲求全。
    “哼……你怎么知道本宫说的是谁?”任皇后不屑的瞥了一眼周志远,抬眸看向殿中站着的燕王。当年,若是他为帝,说不定……今日将是另一翻景像。
    “当年先皇遗旨,是传位给燕王。而当今皇上不满先皇此举,在二十几年前,将燕皇暗压在皇宫秘室地牢,折磨了整整二十几年。”任皇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皇后她……”
    “这是皇后亲口所说,应该是真的了。”
    “贱人……你竟也敢害朕?”楚皇目露凶光的看向任皇后,这个女人是疯了不成。难道她不知道,他若不是皇上,她就不是皇后吗?
    “别那么看着臣妾,就算您今日后还是皇上,臣妾也不会是皇后了。你不是早就想立了珍贵妃为后吗?早在三天前,任相国没了的时候,你不是就在策划吗?”任皇后提起任三少,心里更恨。他要废她的后位,要灭了她的儿子,现在已经杀了她的侄儿。这样的男人,他还想她跟他一心一意?
    “你……”楚皇惊讶的看着任皇后,她怎么知道?
    “你侄儿不是朕杀的。”楚皇开口,否定了任皇后,他虽然早就想杀了任家的人,可是这么些年他不是还没动!
    “不是你?哼……是不是你都不重要了。”任皇后抬脚准备离开。
    “毒妇……”楚皇明显的怒极攻心,伸手用着杀招就向任皇后攻去。
    因为任皇后站的近,几乎是没有什么悬念的就把一把捏住了任皇后脖子。
    “父皇……”一直坐在一边没有说话的太子,终是不满的站了起来。
    “哼……这会儿想起来朕是你父皇了,现在你马上召东宫侍卫救驾!否则你母后……”楚皇原本也是有暗卫的,可惜半个月前,因为珍贵妃梦魇,所以他把暗卫悉数留给了珍德宫。
    “父皇,这个时候,你觉得儿臣能出去吗?儿臣的东宫暗卫,可是都不能进宫。你现在让儿臣如何变来?”楚太子也是气了,这个父皇一向都这么自私。要知道……他的寿宴上,如果他真的带暗卫来了,那他会放过他?
    “没有……就出去叫啊!马上去,否则……”楚皇捏着皇后的脖子又用了劲。
    “呃……”任皇后自嗓子里艰难的发出一个音节,侧眸怒瞪向楚皇。他真是不要脸,他这样逼皇儿,是想皇儿去死吗?
    不……不,她怎么会让她的皇儿如此被动,这么想着,任皇后的眸中恨意越来越怒。
    几乎是霎那间,她不顾自己生痛的脖胫,伸出右手猛然向着楚皇刺去。
    “啊……”楚皇一声惨叫,胸口正深深刺着一根金簪。鲜血迅速喷涌而出,染红了他的明黄色龙袍。
    “你……”楚皇此时怒从心来,再也顾不得拿任皇后要胁谁,捏着任皇后脖子的手猛然有劲。
    ‘咔嚓’一声任皇后,脖子一软,整个人向后倒去。
    楚皇因为心口的痛,同时松了手。
    ‘嗵’的一声任皇后重重摔倒在地。
    “母后……”
    “皇后娘娘……”
    楚太子和一些官员忍不住惊呼出声,天啊……皇后她?
    又是嗵的一声,楚皇也重重摔倒在地,不甘的闭上双眸。
    他不该把他的暗卫留到珍德宫,他不该为了一个女人……
    周志远看到楚皇闭上眼倒在一边,又看了一眼离楚皇最新的一个心腹大将。
    那大将接受到周志远的眼神,忙抬步止前,蹲在楚皇身前,小心的探了探,然后转身,看着百官大声道:“皇上驾崩了。”
    “皇上没了?”
    “那这皇位?”
    “先皇有旨留给燕王,那是不是?
    众大臣随着楚皇的闭眼,纷纷转眸看向燕王。
    周志远看到众大臣的眼神,心情非常好。这会儿也没顾得侧眸看一眼他身侧的惜儿,便抬步向燕王走去。
    ”小婿周志远见过岳父大人,见过岳母大人。“周志远恭敬的跪地,对着燕王和他身后一脸伤痛的正四处搜寻着什么的燕王妃行大礼。
    他是?燕王,看着周志远如此称呼他,心内大惊。
    而正四处搜寻的燕王妃,听到周志远这么称呼,这么行礼。忙一个激灵,抬眸向着之前周志远站着的位置看去。
    远远的和那个素雅的似曾熟悉的女子遥遥对望。
    那是她的女儿吗?
    那是她二十多年没有见过的女儿吗?
    那是她的婉儿?她的惜婉吗?
    ”岳父大人?“周志远看到燕王妃一脸痴迷的看着不远处的赵惜儿,心中更是满意。满意归满意,他可是还跪着呢!这燕王怎么关了这么些年,人也关傻了吗?
    ”你是?“燕王终是问出了口。
    ”在下周志远,是您的女……“
    ”父王,母妃,女儿拜见父王与母妃。“突然,静站在那儿和燕王妃对望的赵惜儿,突然出列向着燕王和燕王妃优雅的走了过来。
    被打断的周志远,不敢相信的回头看向那抹正优雅自信向这边走过来的赵惜儿。心内一个不好的感觉慢慢升起。
    她不会是?
    ”你是惜婉?“燕王看着缓缓走来的女子,激动的顾不得跟前跪着的周志远。
    ”惜婉……娘的儿啊……“燕王妃,侧是猛然趝呼一声,猛的冲向赵惜儿,一把把赵惜儿紧紧拥在怀里。
    ”她不是惜儿,她是假的。“周志远看着那目光清冷,坚定的看着他的赵惜儿,瞬间明白了过来,向着燕王和燕王妃叫了起来。自己随后更是急急的站了起来。
    ”娘亲……惜儿来晚了。“赵惜儿理也没理周志远一声,只是深深的把自己的头埋在燕王妃怀里。
    ”是娘亲不好……是娘亲不好,是娘亲没有保护好娘亲的惜婉,让小小的你吃尽了苦头……是娘亲无能啊……“燕王妃亦是深深的抱紧怀中的女子,她压根忽略了一旁周志远的喊声。她的女儿惜婉,长的和她年轻的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不是她的女儿,又能是谁?
    ”惜婉……快来让父亲看看。“燕王伸出的手也有了些颤抖,他同样也才不会相信什么,眼前的女人不是他的女儿。刚才没有看不知道,现在这么一看,简直和他的燕王妃一样的模样,不是他的女儿还能是谁?
    ”你们……“周志远大怒的看着正一家团圆的燕王一家。
    ”赵惜儿,你敢使诈。你就不怕你的儿子毒发?“周志远知道燕王和燕王妃,已经认了赵惜儿,那他现在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听的。
    ”你少拿我来吓娘亲,我和小怜跟本就没有中毒。“一直没有出声的小包子,这会儿也站了起来,怒瞪着周志远。就是这个坏叔叔,害的他好多天都没有看到娘亲了。就连刚才,娘亲明明看到他了,都不理他。
    ”怎么可能,明明毒发了。“周志远不相信的皱起了眉头。
    ”中毒的只不过是两只小猫,小猫也会毒发啊。“小包子接着开口说道。那两只小猫太可怜了,太贪嘴了。要不是它们贪吃,也不会受这么多苦。
    ”你们……“周志远闭了闭眼,是他这一次,他以为是两个小娃娃。他太大意了。
    ”燕王爷,燕王妃,你们眼前的女人,那具身体确实是你们的女儿。可是她体内可不是你们女儿的魂魄,而是异世的一抹恶魂,五年多前她抢去了惜儿的身体。“周志远虽然知道他说的这些,殿内估计许多人都不会信。可是他又必须说。
    如果燕王站他这边,那么今天这一役,他胜。
    如果燕王不站他这边,那他就必败。就算他今日拿下这儿,明日或是后日就会大军压来。
    而他周志远名不正言不顺,天下不会服他的。
    可是如果燕王,那这一切就很简单了。
    ”他在糊说什么?“燕王妃这次终于松开了赵惜儿,因为听到周志远的话,让她的心内有些惊疑。
    燕王妃是女人,有二分怀疑。
    可是燕王是男人,却是压根不信的。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就是具心不良的,他说的话岂能相信。
    ”本王自己的女儿,自己分的清,不劳你一个心术不正之人费神。“燕王看向周志远的眼神厌恶的。
    虽然他救了他,可是他的目的,在刚才急急上来,口称他岳父时就明明白白的放在那儿了。
    ”你们不信?“周志远对于燕王一点也不信他,也怒了。
    扬手:”杀“
    今天这江山他是拿不到了,可是他还有冥宫。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先留条命离开这儿里再说。
    ”杀啊……“周志远原本以为话落,他的人就会动手了,可是没想到回复他的是一片安静。
    急极的他再次怒喝一声,终于发现了异常。
    那些他的心腹现下都僵立的站在那儿没动,而那些众多的暗卫,却是皆被另一批无声无息出现的黑衣蒙面人,用剑指着。
    ”凌千绝……“周志远瞪向一边依旧坐在那儿的凌千绝,他竟然出动了阎王阁?
    ”父王,母妃……你们先去休息。侍女儿处理了这儿,再回去和你们详谈。好不好?“赵惜儿开口,满眼乞求的看向燕王和燕王妃。
    对于他们的女儿,她会给他们一个交待的。
    ”嗯。“燕王点了点头,走向一脸不舍的燕王妃,待惜婉这些事处理了了,再来见我们。我们一家人团圆了,不会再分开了。”燕王说出品的话是愧疚的,都怪他,当年若不是他无用,若不是他错信了人,他的妻女怎会如此?
    “好,女儿,你要快些回来。”燕王妃虽不舍,可终是点头。随着燕王,又被侍从扶上轿……可双?任舍不的离开赵惜儿一分。
    “她真的不是你们的女儿,她是害你们女儿的恶魂。”周志远看着就要离开的燕王和燕王妃,不甘的又开口怒吼。
    他聪明一世,竟然糊涂一时。
    燕王和燕王妃这次全部选择无视了,依旧离去了。
    这个心术不正的人的话,他们怎么会去信?
    赵惜儿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后,这才看向周志远。
    “你有了冥宫还不够吗?还想要东楚的江山?”赵惜儿对于周志远,原本无恨,可是他的自私让她恶心。
    竟然敢把手伸到他的儿子身上,简直是找死。
    “那两个小娃娃是你们让故意中计,偷溜出去的?”周志远才不要相信,那两个小娃娃的警觉心会这么好。
    “不是,是他们自己出去的。小包子发现了那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手上虎口有茧子,所以留了个心眼。那糖葫芦,他们没吃。而是一颗颗取了下来,装在了袖袋子里拿了回去。回来后更是被两只贪觜的猫偷吃了。所以我们大约猜出了你后边的计划,一切就将计就计,让你出手救出燕王和燕王妃。”赵惜儿倒是大方承认了。本来千绝查任三少,查出了燕王和燕王妃。她和千绝急着赶回来,就是为了回来救人。可是若是她和千绝,又担心对这里不熟悉走了弯路。所以,她才会装成赵惜儿,回到周志远身边。
    “你又不是赵惜儿,为什么要救他们。是愧疚?”周志远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被一个小孩子耍了,心底恨的不行。
    “你真是很会糊说八道。我是不是赵惜儿,我的父王和母妃刚才已经知道了,不劳你操心。”赵惜儿才不会顺着他的话说,一个弄不好,她被这些朝臣当成妖烧死了,找谁说理去?
    二个月后
    桃花村
    “凌千绝……你又拿着我的银子去扩张你的阎王阁了?”赵惜儿气
    呼呼的冲到了卧室,看到了正气定神闲躺在床上看书的凌千绝,气的真咬牙。
    “什么啊,你都是相公的,还提那些破银子做什么?”凌千绝把手上的书往一边一扔,一个伸手,铁臂便把刚走到床边的赵惜儿一把拉了下来。他要是不把她的银子拿走,他就要又要忙着去扩张生意。那还哪有时间陪他?
    “啊……”赵惜儿怒的不行,好疼……她摔下来,虽然是摔趴到他的身上了,可是还是很疼啊。
    “娘子,你哪里痛……来……来,相公给你好好揉揉。”凌千绝说着,一双狼爪在就在赵惜儿的身上乱摸了起来。
    “你是色狼投胎?”赵惜儿不快的挣扎着。
    ‘啪啪’房门处突然传来敲门声。
    “娘亲……娘亲……皇外公来了……你快出来啊。”小包子在门外又拍又叫。
    “什么啊,他女儿不是还给他了吗?那个破皇上又来认什么女儿?”凌千绝气呼呼的大声向着门外吼了起来。
    一个月前不是告诉他了,惜儿和他没关系了吗?
    他不是已经请巫婆子为他的女儿还了魂了吗?
    他可是废了阎王阁不少人力,才找到了一个和他女儿相付的肉身。
    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娴公主驾到……”门外太监长长的唱腔已经在主院院门口响了起来。
    赵惜儿忙伸手拉开凌千绝在她腰间的手,站了起来。
    “快起来啊。”赵惜儿不满的瞪了一眼床上的凌千绝,皇上都到院门口了,他还这么气定神闲的躺在床上。
    凌千绝看到赵惜儿明显生气了,这才自床上跳了下来。
    主院
    以前的燕王,现在的皇上,之前的燕王妃,现在的皇后。之前东楚国一个贵族千金,现在体内有着之前赵惜儿的魂魄的娴公主站在赵惜儿的院子里。当然,这些人身后还有不少的侍卫,宫女和太监。
    ‘吱’的一声,赵惜儿的房门吱的一声打开后,赵惜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天啊……让她晕死过去算了。
    “娘子,他们来的真不是时候。”凌千绝自赵惜儿身后走了出来,嘴里还不满的抱怨了一声。
    “爹爹,大白天的,你和娘亲在房内,还关门做什么?”小包子抬脸,一脸不悦。这个爹爹老是喜欢独占他的娘亲。
    “爹爹在努力为你制造一个小妹妹,陪……”凌千绝话未说完,赵惜儿一只手掌就捂在了凌千绝的嘴上。
    赵惜儿不用看,都知道现在院内人看她的眼神,天啊,她真的想晕过去了算了。
    “惜儿,还站在那儿做什么?怎么看到母后和你父皇来了,都不愿意理我们了吗?”皇后看到惜儿此时,难看的脸色,善解人意的出声服务范围自己的女儿解困。
    “呃……”赵惜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松了凌千绝的手,向着那堆人走去。
    “民妇赵惜儿……”
    “你是惜长公主,不是民妇。”皇上,不满的开口打断了赵惜儿的话。不管她的身体里住着的是谁?她都是他的亲生女儿,她身上留着的是他的血脉。怎么可以不认他。
    “可是?”赵惜儿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叫人,以前没有明说。她叫了也就叫了,可是现在大家都清楚她不是真的?
    “姐姐,你就不要让父王和母后伤心了,快叫人啊。”一旁的婉公主,一脸紧张的看着赵惜儿。
    虽然她被困了五年,可是若不是这个女人,她怎么可能能救回自己的父母。
    凭她,她的性子?
    真正的赵惜儿,现在的娴公主,因为现在的公主身份,让她的性格好上许多。可是她终究仍是太软和了些。
    “娘亲,皇爷爷和皇婆婆,还有皇姨姨这么疼我,你就不要让小包子失去了他们好不好?”小包子刚才可是看到外婆哭了,这会儿自然要为外婆说好话了。
    “惜儿……”凌千绝看了一眼那几人,虽然他不想她真的成为皇室中人。可是他知道她想要家人,想要父母。
    赵惜儿得到了她身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的支持,终于彭足了勇气向着几人开口叫道:“惜儿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快快请起。”皇后的眼里,涌出了泪水。她本只有一个女儿,现在有了两个女儿。
    若不是眼前这个,她们根本不能团聚,更不可能出那个地狱。
    五年后
    桃花山
    满山遍野的桃花开的烂漫,亦有些随风飘舞着缓缓落下。
    “惜儿,你看……我说不带他们过来,你偏要带。弄的我们连点什么都做不了。”凌千绝不悦的瞟了一眼不远处,桃花林中正玩的兴起的三个孩子。四年前,他的惜儿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女儿。
    “你呀,脑子里有点正经行不行?”赵惜儿不悦的瞥了一眼凌千绝,他的脑子啊,都在想些什么?
    “不管,下个月,你不要带孩子,我们二个去外面玩玩。玩到过年再回来。”凌千绝索性像个孩子一样撒起娇来。
    看到这样的凌千绝,赵惜儿想到这些年,确实因为孩子……
    “好。”轻轻的一个好子,自赵惜儿嘴里吐了出来。
    “你答应了,不准反悔。”凌千绝原本以为赵惜儿要拒绝,没想到她答应了,一下子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爹爹,你们要去哪?”小包子耳的听到了这边的谈话。
    “娘亲,娘亲紫儿也要去。”
    “娘亲,紫儿是妹妹都去了,那心儿是姐姐也要去。”
    “呵呵……好好……好,咱们都去。”赵惜儿看着一双女儿,一个儿子,根本不忍心拒绝。
    “惜儿……”凌千绝看着已经被霸占着的赵惜儿,不满的开口轻唤。
    “千绝……”赵惜儿一脸乞求。
    “好了,好了,听你的。”凌千绝无奈的点头应允。他这么些年,仍旧是学不会对惜儿说不。
    这个毛病不好,他得改。
    (全文完)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 2k阅读网

章节目录

免费女生言情推荐: 权色风流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代孕豪门 嫁宠 神魔 无敌向羽 斗血战神 宅斗之春闺晚妆 大千邪路 极道飘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