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顾疏影停止了呼吸,那凤凰啼哭般的挥着双翅飞出屋去。
    拂衣几乎痛的晕过去,仅存的一点意识让她不停呢喃着“小白”的名字,小腹还在滑动,不过比起之前已经算是平稳了许多。
    白子乔变出一块白布盖在顾疏影身上,随即来到床边照顾拂衣,却发现一只碧蓝色霜狐跑进门来,恶狠狠地瞪着二人。
    霜狐嘴巴一张一合,嘴里咒骂道:“这贱女人废了我的根骨,我要找她报仇!”
    白子乔自然认得这是宁嫣的声音,他目光转冷,“你现在离开这里,我还能不和你计较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你若不走,休怪我不给族长面子。”
    “到现在你还护着她,你看看她把我伤成什么样!”宁嫣向来是公主脾气,从小到大哪里会有人敢让她吃半点亏?
    一口恶气咽不下,她也以为白子乔身为狐族的一员,自然奈何不了她,所以冲上来就像用利爪划破拂衣的脖子,她要让这个女人死在自己手里!
    就在她冲上来的那一刻,白子乔挥手将她甩到墙壁上,宁嫣这一下摔得不轻,加上之前已经受过重伤,满嘴都是血迹。
    “我说过,让你离她远远的!”白子乔怒了,这么明目张胆在他面前动他的女人,是在挑战他的耐性,活得不耐烦么?
    “不怕告诉你,我压根就没有其他什么方法帮你渡过天劫,你和这贱女人,必须死一个!”宁嫣对他已经绝望,不怕再撕破脸皮,“要不是因为我看上你,你在青丘能有现在的身份?”
    “呵,”白子乔冷笑,她这是在说自己不识抬举?真把自己想太多,一个青丘在他眼里算的了什么?不过就是只手翻云覆雨的事,只要他白子乔愿意,十个青丘都可以在一天之内全部消失!“既然你已经告诉我真相,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
    “你要干什么?”宁嫣忽然意识到他目光里的可怕,缩着身子想要后退,却被白子乔轻易地一抓,提在手里。
    “狐狸你住手,她毕竟是公主!”左青急忙现身,他要是再晚点出现,恐怕公主就没命了。
    他以为,念在自己与白子乔的交情上,白子乔至少会给自己几分薄面,可没想到……
    咔擦一声响,白子乔眼睛都不眨一下,瞬间扭断了宁嫣的脖子。
    宁嫣死的时候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那放大的瞳孔透露着她的惊慌与恐惧。
    左青用那样怨恨的眼神看着他,“为了一个女人,与整个青丘为敌,值得吗?”他亲眼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在面前,却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就算是与整个三界为敌,我都不在乎。”白子乔甩开宁嫣的身体,高扬着下巴,凌厉的气势似乎又回到了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时候。
    “你可以不在乎,因为你不怕,没人打得过你,可是她呢?”左青指着床榻上的拂衣,“双拳难敌四手,你打得过十个,百个,可是青丘任何一个普通的人都可以瞬间取走她的性命,你能护得了她多久?除非你能马上杀光青丘所有的人,一个都不留!”
    白子乔陷入沉默,是啊,他还能护得了她多久?这个答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下一刻死去。
    “我来的时候,族长就已经发现嫣公主不见了,应该已经带着人马赶了过来,你带着她离开这里。”左青已经不愿意再多看白子乔一眼,兄弟的情分也该到此结束了。
    白子乔抱着拂衣才走出屋子几步,就见天空已经暗了下来,天边的乌云迅速朝着他们的方向飘来,黑压压的一大片。
    “看来你们是走不掉了。”左青站在门边,叹了口气。
    宁嫣刚死,魂魄四散,恍恍惚惚间往自己的故乡飘去,半途中却遇着自己的父亲,可惜纵使身为狐族族长,面对女儿的亡灵,他也无能为力。他不像白子乔,可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每一界总得有自己的规矩,无法逾越。
    “白子乔,你杀我女儿,与青丘反目成仇,还不快来受死?”族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白子乔抬头,只见天上站着上千的青丘族人,个个手持兵器,神色凛然。
    族长因为年老,身体已经发福,花白的胡须在风中摇曳,目光是充满憎恨的。
    “那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来取我性命了。”白子乔冷哼一声,抱起拂衣便腾云而起,反向飞去。
    “你已不是昔日的玄狐,自身都难保,如今抱着个凡间女子,还想逃到哪里去?”
    狐族身形灵巧,种族最擅长的就是追击,上千人个个施展了加速的法术,紧追着白子乔不放,因为白子乔抱着拂衣,确实速度比不过他们,很快就要被追上。
    既然跑不掉,那就停下来,打。
    白子乔单手抱着拂衣,另一只手召出冰王碎魂笔,瞬间画出一道铺天水幕,用力一推,那道白花花的水幕便朝着青丘族人袭去,有些反应快的,连忙后撤数步或是往两边推开,反应稍微慢一些的,被水幕击中,立马凝结成了冰雕,冻在空中无法动弹。
    这道水幕一下子击散了他们的阵容,族长高举法杖,将水幕挡在身前,阻止它的继续蔓延。
    “摆阵,天绝地灭!”
    话刚落音,其他族人立刻环成一个圈,黑压压的一片将白子乔和拂衣包围住,密不透风。
    “迷神钉给白子乔,其他所有人先杀他身边的那个女子,往她身上使用化血镖。”族长严密安排着接下来的动作,他知道,想要直接击杀白子乔那是极难的,他们必须先从那女子身上下手,纵使白子乔再厉害,他也挡不了四面八方的袭击。
    一旦中了迷神钉,那修为再高的人,一个时辰内都无法动弹,白子乔得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位置,若是被任何一颗迷神钉打中,他和拂衣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化血镖对于他显然用处不大,可这成千上万枚化血镖飞来,只要有一枚击中拂衣,她便会流血不止,很快死亡。
    而所谓的天绝地灭阵,其实是一片严密的机关,肉眼根本无法瞧见,白子乔知道,此时自己脚下已经全部是暗藏的机关,稍稍的一个转身不小心踩中,阵法就会开启,引爆阵内所有东西。
    要逃出去,真的很难。
    “小白,别管我,你先走。”拂衣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苍白的小脸皱巴巴的,压抑着体内断筋错骨般的疼痛,“小白你要好好活着,我死了,下一世你一定得找到我。”
    “谁允许你死了?你要是死了,我们的孩子也就没了,下一世,下下世,我都再也不会来见你。”
    “这样拖着,我们俩都会死。”拂衣摇头。
    “能和相公死在一起不好么?”好在他身形灵巧,躲过了几颗致命的迷神钉。“你就这么小看我?”他反问道。
    如果连这都闯不过去,他还能是那个呼风唤雨,连天帝都怕的白子乔么?
    只见他摇身一变,变成狐狸的形状,四肢将拂衣护在身下,八根长长的蓬松大尾巴朝不同方向竖起,挡住了所有飞来的物体,以极快的速度冲破一角重围,想要逃出去。
    “族长,他要硬闯!”有人惊呼。
    居然会有这么不要命的,用尾巴拦截下所有的迷神钉和化血镖,凌厉的攻势居然真的冲撞开了一个角落,被撞开的人纷纷落脚不稳,从云层上跌下去。
    “轰!”雷声忽起,因为都身处空中,所有闪电格外刺目,雷声大的令所有族人四下逃窜,这不是普通的雷。
    “天雷!”族长自己也赶忙乘着云下落,在天空中被天雷轰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眯着眼笑,这下都不用自己动手来收拾这家伙了,老天的惩罚总算来了。“白子乔的第九道天劫到了,没有天珠护体,他死定了。”
    白子乔也意识到不妙,他瞧见左青在底下的另一个角落朝他挥手,迅速飞身而去。
    “左青,我从来没求过你,这次……”白子乔面色凝重,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将拂衣托付给别人。
    “替你照顾她是吧?”
    无数响雷朝着这边劈过来,白子乔必须得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天雷是躲不过的,他在哪儿,天雷就会跟到哪里,停留在这里多一分钟,拂衣和左青就要跟着危险多几分。
    拂衣小手扯着他的衣角不放,“小白你要去哪儿……”
    白子乔低头吻在她的眉心,“好好等我回来,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左青和拂衣就这样亲眼看着他白色的身影消失在他们面前,雷声被他引得越来越远,但是大地的震颤越来越明显,连地都像要裂开了一样。
    没有天珠护体的狐狸自然不可能逃过天劫,左青望着天空,每一道天雷劈下去,天空就会多出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妖冶血腥的红,触目惊心。他在心里默默数着,当第九道天雷劈完,雷声戛然而止,原本阴黑一片的天空也渐渐放晴,乌云逐渐散去。
    整整三年过去,小白的名字再也没有被人提起,人们似乎忘记了那只曾逆天的狐狸。
    拂衣真的生了个大胖小子,其他孩子刚生下来就只会哭,她家儿子一出生就会咿呀咿呀咧嘴笑,星辰似的眸子亮的让人无法挪开眼,胖乎乎肉嘟嘟,见过他的人都想狠狠咬上一口。
    卜璃坐在床前守着弟弟,手里还捧着修仙的书籍,没过多久,正埋头在厨房做饭的拂衣就听见卜璃的哀嚎:“娘,弟弟他又咬的我一脸口水!”
    然后听见胖小子咯咯的笑声。
    这家伙还真是仗着自己年纪小,不敢打他?卜璃捏起拳头塞到他面前,故意吓他,没想到被弟弟双手捧住拳头,又塞进了嘴里,口水浸湿了他的掌心。卜璃简直要哭了。
    “嫂子,有人来找你了!”左青在门外喊。
    这三年来,左青沉迷于修炼,偶尔会回来看看她们几个的生活。
    拂衣好奇,除了左青回来看她们,还有谁会来找自己?
    只见天空飘来一片彩云,来者身着云纹锦缎,外面罩着石青刻丝灰鼠披风,贵气凛然。
    左青先行单腿下跪,双手恭敬作揖,“左青拜见新帝君。”
    拂衣简直看傻了眼,新帝君,这……这不是她师父吗?
    顾疏影淡笑,让左青起身,径自下了彩云,如步莲华般来到二人面前。
    “我原是紫微星君,在凡间修炼两世已经得成正果,刚刚接任新帝君。”
    拂衣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能见到师父,激动的捂着嘴巴,眼泪哗哗掉下来。
    “阿拂莫哭,师父此番前来,是为了圆你一个心愿。”帝君轻抚她的头,眼里满是疼惜,“你且看看待会儿要来的人是谁?”
    “娘子。”悠长的声音响起。
    拂衣不敢置信,眨着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桃树下的人,一袭白色锦衣外罩着雪羽披风,负手而立,满是风华。
    白子乔原以为,拂衣见了他,会满心欢喜地跑过来扑向自己的怀抱,没想到她却转过身去,“砰”的一声重重把门关上。
    顾疏影、左青,包括白子乔本人都愕然无言,这是吃了闭门羹么?
    好不容易半夜偷偷溜进屋子,爬上了她的床,差点被她一脚给踹下去,白子乔双手双脚抱着她紧紧不放,死缠着喊:“再踹我,我们可就一起滚下去了,莫非娘子喜欢激烈的不成?”他语气痞痞的,意有所指。
    拂衣背对着他,语气闷闷:“既然你还活得好好的都可以三年不来见我,现在又何必回来?”
    “娘子我冤枉!”白子乔满是委屈,“谁说我活得好好的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真的魂飞魄散,再也回不来了……娘子你是没看到,当年我的躯体被天雷炸得面目全非,焦黑如炭,连魂魄都散了……”
    拂衣心里一痛,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下来。
    “幸好当年与阎王爷的一桩交易,他保留了我的一丝精元,凑巧新帝君上任,跟阎王讨了那丝精元,将我养在三十三重天的雪池里修炼了三年,才能重生的。”白子乔耸了耸肩鼻子,“你看我这不是马上就来见你了么……”
    拂衣再也忍不住,转过身环抱着他,小嘴主动覆上他的唇瓣,轻轻呢喃:“小白,我想你……”
    正文到此结束了,谢谢亲们能够一直看下去,青柠玉竹又开了新文哦,《重生之不做太子妃》,有兴趣的亲可以点进去看看,故事同样精彩,不要错过青柠的文哟~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娱乐推荐: 先婚后爱之睿少溺宠妻 藏在金屋的女人 为君 我和影后有个约会 执念 狂兽星球 宫妃成长录 冷情前妻,我要复婚 想办离婚请挂号! HP-来自流星街的托比亚·斯内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