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张素随着周围正在汇报工作下属一并走出大门,余光发现一抹艳丽的红色,脚步微顿,立刻便明白到又是本来了。
    本捧着玫瑰花,每一次他来见张素的时候都会带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他英挺的五官已经有些老态,却因为高挑的身材和扎实的肌肉看上去很具活力,这个男人骚包地蓄着短短的胡茬,打扮的像个绅士,但内在却是无比脱线的一个二缺。
    张素没有第一时间搭理他,而是自顾自站在门外安排自己走后的工作。本捧着花,一开始看到她是脸上迸发出的欣喜渐渐落了下来,有那么点委屈地站在原地安静等待,并不敢直接上去打扰张素。
    张素解决完一切,和所有人道别,神情自若地走近他:“你怎么又来了?”
    “我看到p·d的折价促销了!”本因为她的一句话立刻又充满了活力,满眼凝着说不出的爱意:“亲爱的,我没想到你居然对我们即将到来的婚姻那样期待,p·d从你姐妹的婚礼和你儿子的婚礼以及你干女儿的婚礼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任何折促了吧?我竟然还怀疑你不像我爱你那么热烈的爱我,这真是罪过!”
    张素翻了个白眼:“别想太多,这是娟儿一定要搞的,我反对也没用,她还特意给我弄了一个新婚系列的产品,我也反对了,她没听。”
    本自动过滤掉自己不想听的消息,满脸感动地为张素打开车门:“哦,亲爱的,你的姐妹实在是太棒了。她比家人还要关心你!”
    张素忍不住为这句话柔和了神色,微笑起来:“那是当然,谁都无法取代她在我心中的地位。”
    本回到驾驶座,将花温柔地塞进张素的怀里,为她系好安全带后,忍不住问:“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张素不甚在意地挠了挠头:“再说吧,我最近工作挺忙的,婚礼等到我有空了再举办也不迟。我都已经答应你了,难不成还会反悔吗?”
    本难掩失望:“那……那我们的结婚证……”
    “那个啊,哦我先去了解一下你的国籍咱俩要怎么扯,如果要出国的话,最好还是等时装周吧。”
    本彻底泄气了,难掩哀怨地垂下头,叫张素看着不忍心起来。
    “那你说……那你说怎么办?”
    “亲爱的……”本长长的拖着自己的尾音,“我想给你一个最完美的婚礼……我们去大溪地怎么样?用钻石镶嵌的婚纱,在轮渡上宣誓我们的爱情,我用最昂贵的戒指套住你,请好莱坞的拍摄团队将婚礼全程拍摄下来做成一部电影……哦!太棒了!我们可以用一生去回味那一天的场景!”
    张素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一声,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一大把年纪了让她像小年轻一样拎着裙摆在轮船上瞎跑,本果然病的不轻。
    “再说吧。”她也没直接拒绝,和本相处了那么久,她早已摸透了和对方的相处模式。本这个人从来是吃硬不吃软的,张素十多年如一日的对他若即若离,本却将所有的心神都拴在了她的身上,这就是个抖m,不能对他太好太顺从。张素被追了那么多年,心中难免有那么点感动对方的坚持不懈,反正年纪那么大了,孙儿都齐全,她也就放下了心防同意了对方的求婚。反正就像她劝说章母的那样,再坏也不过再经历一场失败的婚姻,现在的她什么都有了,离开了这个本来就不属于她的男人难不成还不能活了么?
    车疾驰而去,留下原处的轰鸣和尾气。
    行者大厦c区高的近乎耸入云端,门前来往的精英白领如同潮水般每年进行更替,唯有一些一直坚持下来的人们从来都不曾离开。
    **************
    铁门关上的声音震得整栋楼都颤动了一下。
    罗慧端着搪瓷盆,没想到自己一勾脚能弄出那么大动静,吓得整个人都跳了跳。
    屋内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叫骂:“你是要死啊?就不让我好好睡一觉?”
    罗慧皱了皱眉头,胸口涌动着些许怒气,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回嘴。章宝林最近上班挺辛苦的,脾气大一些也可以理解。
    筒子楼通道狭窄,光线暗沉,但一路走去已经比往常宽敞多了。邻居们很多都已经搬走,那些原本摆在门前的灶台都被收拾干净,自然空出了很多位置。
    厕所满地都是积水,她挑着尽量高出水面的地方走,头顶的灯泡大概太老了,一面吱吱响一面忽明忽暗,罗慧却好像全然没发现光线的诡异一般,在空无一人的超大洗漱间里镇定自若地弯腰洗脸刷牙。
    搪瓷盆的水倒映出她的脸,弯腰时,罗慧盯着自己的模样出了会儿神。
    五官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靓丽,至少她的鼻梁高而顺直,脸型是不折不扣的小瓜子,哪怕如今被岁月侵蚀,这些部位也不会因为衰老出现改变。但满脸的黄褐斑和皱纹却逐渐取代了她记忆中有关自己的美好,那大而水亮的眼睛已经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浑浊不堪,眼皮松弛地耷在睫毛上,嘴角的弧度自然下拉着,眉心和鼻翼的褶皱多而深。苦相。
    她叹了口气,摸摸自己的颧骨,借着不甚清晰的倒影,好像看到了一块新的黑斑。这是老人斑吧?她最近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腿上的毛细血管也显形的厉害,肌肉更是按上去好半天才能恢复原状,浮肿、衰败,她几乎能嗅到自己身上似有若无的腐臭。
    才五十多岁的人,怎么会老成这样呢?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无非是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生计、家人、工作和一切的一切,都让罗慧无法生出大笑的*。太久不曾感受到开怀的味道,她看着自己这分明没生气却看上去神情却充满恶意的脸一次又一次的无奈。
    她匆匆将脸擦干,顺手摸了下洗漱台,却发现前段时间还放在这里的雪花膏已经不见了。
    真是小气……
    她默默腹诽,几十年的老邻居了,不就用点雪花膏,至于跟防贼似的吗?
    借着昏暗的灯光顺原路折返,回到家的时候,两个男人已经起床了,正围在桌边吃她洗漱之前摆在桌上的早饭。
    稀粥,白馒头和一叠豆腐乳,章凌志穿着汗衫一脚跨在旁边的椅子上,嘴撅成一圈顺着碗沿吸溜。他身后靠着墙的桌上斜放了一个相框,相框内满面皱纹的老太太一脸阴郁地盯着镜头,相框前被随意摆了一碗白饭,米饭最上层已经风干结成一块,角落处还有一些斑驳的霉菌,显然至少一个多星期没有更换过了。
    老太太是五年前去世的,一大把年纪了,走的是喜丧,临死之前的几年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成天到晚念叨着大儿子大儿媳一家。罗慧猜测到大哥一家现在兴许过得不错,可中国太大了,亲戚再有能耐有什么用?找不到,攀不上,就沾不上光。
    桌边的章宝林穿着背心,一身黝黑的肌肉,眉头皱的很紧,看到罗慧进屋他就发脾气了:“你这搞的是什么东西?吃几天馒头了?换一天鸡蛋饼或者包子不行吗?多给盘咸菜不行吗?”
    罗慧盆一摔:“你给我钱啊?”
    章宝林一提钱就火气大,拍桌站了起来:“我没给你吗?我一个月给你一千块还不够?你就让我吃这些烂东西?”
    “房租都一千五了!”罗慧早上因为看到自己那样清晰的衰老已经够火了,儿子不会挣钱还嚷嚷着要改善生活实在让她气不过,她扯着嗓子,“要不是我和你爸还能干活,靠你那一千块钱我们两住的地方都没有!你看看隔壁刘阿姨家的小孩,早两年就全家移民出国了,还有胡叔叔家的,人家现在都在滨河区买房子了,你就惦记着吃吃吃吃,能学人家好好赚钱吗?”
    章宝林最听不得她说别人家的小孩有出息,对比之下他真的觉得自己就像个废人,顿时没憋住火气怒不可遏地握住了拳头越过桌子就朝着罗慧走去:“你再说一遍!?”
    “我说的不是事实?现在物价都涨到什么程度了?你还守着那每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混吃等死,哪怕换个有前途一点的都好,你在超市里做门卫能有多大发展?我和你爸都快退休了,能养你一辈子啊?你自己看看自己都几岁了,女朋友呢?有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你!?”
    章宝林一把扯住了罗慧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凶狠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对方生吞活剥,罗慧却不知道为何心中涌上说不出的悲凉,恨声大哭了起来:“打!你打!打死你妈算了!这日子还有什么奔头?!”
    从头至尾,坐在桌边的章凌志都没有对这一幕报以任何关注,他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那样安静地咀嚼着馒头,喝完了那碗粥后,他慢悠悠地搁下筷子:“我去上班了。”
    罗慧正和章宝林对峙,母子俩口角争端眼看要上升为肢体冲突,章凌志越过他俩直接取来鞋子穿好,看了眼鞋面,又皱起眉头:“他妈,给我二十块钱。”
    罗慧恨恨地瞪了章宝林一眼,抹了把脸没好气地说:“干嘛!”
    “我鞋子破了,去买双鞋。”这双鞋好像是两年前买的吧?一直没洗也没换过,天天穿着走那么多路,现在终于破了。
    罗慧瞄了眼丈夫那双已经看不出原本迷彩绿的解放鞋,前面的胶头确实已经跟帆布分离了,黝黑的脚趾头都能透过缝隙看到。
    “你就像会吃一样,三天两头破鞋子!”罗慧拉着脸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散碎的钞票,五元一元抽了几张递过去,“呐!去南桥路卖,别图方便,那边划算一些,还可以讲价。”
    章凌志也没反驳罗慧口不择言的斥骂,直接把钞票揣到裤兜里。被他这么一打岔,罗慧和章宝林的火气都下去了一些,互相带着仇恨对视一眼,他俩齐齐回到饭桌去吃早饭。
    再生气,饭都不能不吃,要不然一天的工作哪里抗的下来?
    罗慧嘬了口稀饭,狠狠一口咬在馒头上,看着儿子呼噜噜将整盘馒头都塞进了嘴里,忍不住又涌上一股想哭的冲动。
    她怎么会生出这么个玩意儿?
    章凌志慢悠悠出了家门,掏出手电筒来。因为很多邻居都搬走了的缘故,这边楼道的灯坏掉以后已经很久都没人来修了。筒子楼本就不透光,现在搞得这里大白天出门还跟午夜一样。
    他走过大院,一路神情看不出悲喜。十多年前,这里在这个时候还会出现一群正在锻炼身体的住户,从淮兴开始建设之后,这些住户就一个挨着一个慢慢的搬走了。人往高处走,他们自然是去追求更好的生活去了,可是章凌志一家却仍旧还在原地踏步。
    围墙上大大的白色“拆”字无比醒目,章凌志蹙起眉,搬家的事情看来要赶紧提上日程了。房东早就通知过让他们搬走,现在房租已经不收了,他们等于是非法留在这里的。等到过几天连水电都给停掉,生活肯定会越来越不方便。
    这样的生活过了几十年,他从一开始眼见别人越来越好时还会愤愤不平,现在已经转变为看到再出色的存在都波澜不惊地保持麻木了。人和人从生来就是不一样的,先天和际遇,都划分出他不愿正视的三六九等。活得越久,他就看的越明白,有些追求太无妄,他已经不会总是想起了。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越来越糟的,章凌志每一次回忆,总能得到不一样的回答。
    也许是从他和罗慧决定在中山路开店的时候,也许是章宝林被判故意伤人去蹲大牢的时候,也许是他们一家决定定居淮兴的时候,也许是……也许是他们第一次开始显露出不满足的时候。
    以前的生活明明那么好,属于自己的地和大瓦房,村里独一无二的那份风光,一家人的收入不能算多却也绝对够用,每天规律地作息玩乐。章宝林虽然骄纵但头脑机灵,罗慧虽然有时刻薄但一心为小家庭出主意,母亲虽然总是唠叨,却照顾他们一家的生活起居。
    从他们卖掉了栗渔村的房子起,后路被断,一切就已经回不去了。
    罗慧总是不停地往监狱里送钱,她心疼儿子,章凌志拉不住她。章宝林只在里头蹲了一年,出来后便成为了一个愤世嫉俗满身匪气的傻大个,他对家里的父母要多尖锐就有多尖锐,可章凌志去他上班的公司探望时才发现到,哪怕一个新入职的小职工都可以对他大呼小叫。
    他跟罗慧提过章宝林的这个性格不行,罗慧一开始没当回事,还跟他吵架,说他不心疼章宝林坐牢吃的苦,还很坚定地相信章宝林在走出牢狱之灾的阴影后一定会奋发向上的。
    可是章宝林没有,从二十岁到三十岁,他都再没有过崛起的念头,从一个单位换到另一个单位,他始终做着闲职般混日子的保安工作,每天提着警棍坐在安保亭里看他的报纸,同事们都是返聘的退休老人也没让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罗慧终于慌了,发现到疏漏了,可是章宝林早已听不进他们的劝告。
    章凌志很担心儿子的未来,他和罗慧已经越来越干不动了,夫妻俩两个人加在一起,退休后恐怕也只有不到两千块钱的退休金,在淮兴这个吃快餐都十块钱起步的地方,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只能依靠章宝林的出息,眼见章宝林这样不堪大用,罗慧一开始对儿子的心疼,也渐渐被不忿取代了过去。她开始越来越多的爆发争吵,人也变得越来越刻薄,成天拉着脸满面的阴沉,对章凌志也渐渐失去了好声气,说话都是用吼骂的更多。
    章凌志作为一家之主,他不想看着一个本就岌岌可危的家庭这样破碎,除了忍让他别无他法。除此之外,还必须担忧儿子的前途。章宝林这样的人,长得不像善类工作又没前途,哪怕是在社会上瞎混的那些太妹们都知道他靠不住。想要成家结婚生孩子,肯定需要有一处过人的地方,可章凌志愣是找不出。
    他和罗慧之前还有全家人贷款买一处房子的念头,只不过一直攒不出足够的首付,眼见淮兴的房价眼见飙升到最低一万多的程度,让人越来越吃不消,最后也只能无奈放弃。章凌志甚至在想,要不然等到退休之后,就和罗慧一起回栗渔村吧?找一处破庙房,就像大哥他们从前那样,能过一天是一天也好。将儿子也带回栗渔村,跟村里批一块地种着,娶个乡里的女人一起操持家务,哪怕穷困一点,也能填饱肚子勉强活下去。
    想到章父,他忍不住脚步一顿,长叹了一声。
    太久没有章父的消息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淮兴的粮油批发市场,那一次双方闹得很僵,他一开始还以为等到风头过去对方又会重新原谅自己,可是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然就从那时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电话里的声音不再像从前那样带着犹豫,而变成斩钉截铁的怒骂。章凌志没和他通过几次电话对方就换了号码,从那时起,章父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那家粮油米面店后来一直扩建扩建最后吞并了市场变成了淮兴最大的一处批发集市,章凌志带着期冀去打听过老板的消息,管理处却说老板已经换人了,死都不肯透露任何老板的消息,章凌志一面觉得大哥大概是发达了,一面又觉得这似乎不太可能,加上被生活压迫的胆子越来越小,于是疑惑一直在心中盘踞,却从来没有胆量真的大动作去探究。
    倒是罗慧,曾经去埠城区那处章母买下的店面探寻过章母的消息,那里的门面房价已经涨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罗慧每次提起,就对自己当初不愿意担负贷款平分房子的决定悔不当初。可是他们所得到的的消息却一次又一次地令他们失望了,杜氏生煎的负责人告诉他们,房子的房东已经在房价涨到一万五的时候将店面整个卖给了杜氏生煎的公司,人也从此没有消息。罗慧一开始是不相信的,她还想去闹腾,可是面对这样庞大的一家企业,夫妻俩连站在分公司门口叫骂的勇气都生不出。
    他和罗慧的煎包摊从城建开始之后就不停地被驱赶和没收,杜氏生煎的名气越来越大网点越来越密集,毫不逊色甚至更胜一筹的口味让他们这样的小摊贩生意大受影响,眼看收入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冷清,他们只能将摊子盘出去另外找活。罗慧就在后面的皮革厂找到散工,工作很辛苦,每天要上班将近十一个小时,但好在包三餐还有保险,而章凌志,他一开始不停地在各个工地辗转搬砖,年纪大了干不动了,包工头看他找不到工作实在是可怜,就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露天停车场收费员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风吹日晒,好在工资比罗慧的要稍微高一些。
    他中途转到南桥路批发市场买鞋,鞋子也涨价了,原来二十块能买到的现在摊主要价二十五一分不肯少。章凌志身上掏不出更多的钱,捏着皱巴巴的散钞一脸空茫,那模样看得人可怜,摊主眉头一皱,生出些恻隐之心,没好气地抽过钱让他拿走一双。
    对方像看乞丐似的眼神让章凌志不敢多去注意,忍下心头的酸涩将鞋子穿好,他长叹一声,朝着停车场走去。
    路上会路过淮兴最繁华的市中心中山路,偌大的一个城市,这里就像是王冠上的明珠那样,耀眼到无可取代。
    高楼、干净的路面、几净的橱窗和路边停放的高级私车。
    章凌志无不羡慕地看着这一切,然而也仅仅只是羡慕而已,并不对此保有任何的憧憬。他已经失去了憧憬的能力。
    淮兴最大的商厦就位于南门广场附近,他拐了个弯,绕着商厦的侧面走,一抬头就看到了大厦外墙上p·d服装的巨幅广告。广告上一群冷艳的模特穿着华服舒展身体用冰凉的目光注视着镜头,那是跟章凌志彻头彻尾两个世界的存在。
    但他对p·d倒是还有所了解。
    因为罗慧曾经对他说过,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天像他们工厂的老板娘那样,能坐得起奔驰车戴得起钻石链拎得起p·d的包,前两样章凌志知道自己绝没有能力,后一样他一开始不甚了解,还特意跑到p·d的橱窗外试图明白这些东西究竟哪里那么诱人。
    可怕的标价让他立刻明白了罗慧到底在向往什么,在明白到这样一个小小的提包也许要让自己一整年不吃不喝不做任何消费才能购买得起后,章凌志每次走过这家店,就总带着满心说不出的滋味放慢脚步。
    今天他发现了p·d内陈设的一些改变。
    巨大的橱窗内,精致的托架和模特身上的装饰清一色换成了明艳的红,娇俏的颜色和设计已经引得了许多路人的驻足欣赏,章凌志下意识地也走了过去,然后发现到橱窗上贴满了一个个小小的囍字。
    他不明所以,看向橱窗内写满了密密麻麻字体的告示牌,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创始人新婚,为表喜庆,vip客户购物五万元以上可打九折,普通客户购物七万元以上可打九五折。”
    呵呵。
    章凌志摇了摇头,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难掩落寞地离开了。
    这些人,就连结婚都和普通人不一样,非要昭告天下才肯罢休呢。
    作者有话要说:doubt扔了一个地雷
    冼冼824扔了一个地雷
    岩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岩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岩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喜欢看恐怖片的抹茶控扔了一个地雷
    喜欢看恐怖片的抹茶控扔了一个地雷
    碎羽扔了一个地雷
    岩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裸裸裸爷扔了一个火箭炮
    朝华离颜扔了一个地雷
    无花果果扔了一个地雷
    墨柔扔了一个地雷
    影法师扔了一个地雷
    朝华离颜扔了一个地雷
    我是一棵树扔了一个地雷
    维艾零扔了一个地雷
    马沼沼扔了一个地雷
    马沼沼扔了一个地雷
    kelinda扔了一个地雷
    cc扔了一个地雷
    朝华离颜扔了一个手榴弹
    767127扔了一个地雷
    767127扔了一个地
    767127扔了一个地雷
    影法师扔了一个地雷
    遗忘落寞扔了一个地雷
    花家糖少扔了一个地雷
    无奈扔了一个地雷
    朝华离颜扔了一个地雷
    小夕扔了一个地雷
    浩子叔叔扔了一个地雷
    花家糖少扔了一个地雷
    贝瑟芬妮扔了一个地雷
    joy扔了一个地雷
    小莫moni扔了一个地雷
    花家糖少扔了一个地雷
    朝华离颜扔了一个地雷
    朝华离颜扔了一个地雷
    13549117扔了一个地雷
    岩海苔扔了一个火箭炮
    3997068扔了一个火箭炮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火箭炮
    花家糖少扔了一个地雷
    vuysdge扔了一个地雷
    冼冼824扔了一个地雷
    3737扔了一个地雷
    我是一棵树扔了一个地雷
    花家糖少扔了一个地雷
    橙红色鼠标扔了一个地雷
    全文完结!!!欢呼三声!!!!!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爱护,圆子又完成了一篇渣文,大家在追文的时候有因情节而感受到愉快吗?如果有的话,圆子开文的目的就彻~底~达到了哟!!!!
    另外这篇文又让我收获了dars和青空两位萌主大人,抱住么么,圆子背着你们去楼下跑一圈!
    希望大家以后也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圆子别的不敢保证,足量的更新和对大家满~满~的爱却从来不会消褪哟!!
    最后打一次广告,新文娱乐圈重生文已开,喜欢的亲可以移步去看看,秉承圆子一直以来爽文无虐原则~: 166阅读网

章节目录

免费女生言情推荐: 权色风流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代孕豪门 嫁宠 神魔 无敌向羽 斗血战神 宅斗之春闺晚妆 大千邪路 极道飘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