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吾家艳妾 作者:田园泡

    分卷阅读47

    吾家艳妾 作者:田园泡

    分卷阅读47

    “苏姨娘,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剩饭呢?”陆春蓉突然呛苏芩一句。

    苏芩正在发呆,水眸兜转,落到陆春蓉身上。

    陆春蓉眼前的饭碗内干干净净的,连一粒米饭都不见。反观苏芩,因着没味口,再者嫌弃这米饭做的干硬,根本就不下口,想着过会子寻赵厨娘开个小灶,因此只动了几筷子,隐约可见饭面上小小缺一角。

    这还是她给面子的结果。

    陆老太太也道:“咱们陆府,不兴剩粮食。”

    不得不说,不剩粮食,这是一个好习惯。但摆在这处来说,却是明显在为难苏芩。因为皇城各个府内有个不成文的暗规矩,主子家没用完的吃食,端到厨房,丫鬟、婆子是能分着吃了的,根本就不会剩下。毕竟主子吃剩下的东西,都是些好物,丫鬟、婆子抢着要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剩下。

    因此,陆老太太和陆春蓉就是在故意找苏芩的茬。

    上次陆霁斐骗陆老太太的事,陆老太太犹记在心,但也不好再拿陆春蓉妆奁盒子那件事责罚苏芩,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旧事再提,便是她没容人之量。陆老太太这人,胸无文章,却偏死要面子。哪里知道自己已沦为老太太中的笑柄。那些乡下做派还罢,那股小家子气却是怎么都盖不住的。

    苏芩执起玉箸,拨弄了一下饭碗里的米粒。天气本就冷,时间又有些长了,米粒有些干结,苏芩更是没有味口。

    她抬眸,陆春蓉和陆老太太正盯着她,就似要在她脸上盯出两个窟窿来。

    苏芩叹息一声,放下玉箸,声音绵软道:“老祖宗说的是,这粮食得来不易,怎能随意浪费呢。”

    说完,苏芩突然起身,端着自己的碗径直入男厅。

    男厅内,陆霁斐坐在大老爷陆生华身边,面无表情的吃饭。陆生华正在与陆霁斐抱怨今日遇到的一些官场琐事,听这意思是盼着陆霁斐能替他解决一番。

    苏芩袅袅而来,首先注意到她的人是陆应劭。

    陆应劭与陆霁斐长的有几分相似,也颇有几分俊朗意味,但因着那双眼实在有些猥琐,所以整个人就跟俊朗扯不上关系了。

    陆应劭一直听陆霁斐娶了苏府苏三,却从未得缘见过,因为陆霁斐的院子他进不去。

    今日恰逢一道用膳,虽隔了厅,但陆应劭却一直在往女厅那处瞅。光听着女厅里传出来的那隐隐绰绰的娇软嗓音,陆应劭就已经软了腿。

    传闻苏府苏三,容貌艳绝,灿比朝霞,灼若芙蕖,尤其是那身段,姣冶绰约,姣丽蛊媚。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等到。有一道倩影从大理石插花屏风后转出来。袅袅盈盈的似带有一股奇异甜香。

    女子穿一件大红妆花衫子,黑油油的头髻,珠玉堆翠,周围小簪儿齐插,却并不显俗媚,反而艳光照人。白玉双耳上一对青宝石坠儿,衬出纤细粉颈。两肩青丝垂落,尖尖小脸上弯弯两道青山黛眉,一双水雾明眸,白腻面颊两侧衬桃花粉嫩。尤其是那身段,娇媚细条,削肩水蛇腰,胸前鼓囊囊的用帔子遮了,却依旧能显出身形来。

    陆应劭直看痴了,甚至隐约可见唇角有晶莹口水滑落。

    苏芩不顾旁人目光,只走到陆霁斐身边,将碗里剩下的那些米饭给他扣到了碗里。

    陆霁斐的饭本来已经差不离要吃完了。每日的饭都是按照平日份量来的,但因为在书房,陆霁斐吃了苏芩剩下的那些奶油松瓤卷酥和小饺儿,所以他并不怎么饿,只打算慢条斯理的吃完了事,却不防这小姑娘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陆霁斐执着玉箸的手一顿,偏头看向苏芩。

    苏芩无辜的歪着脑袋,那只青宝石坠儿晃悠悠的占据视线,声音软绵绵的似乎真的满含担忧之情。“我怕你吃不饱,饿着了。”

    樱桃檀口轻噘,美人蹙眉,疼的人心尖都痒了。

    陆应劭尚未娶妻,但院内通房丫鬟不少,他早通人事,自诩看遍美人无数,但像苏三这样如画上走出来的美人,却还是头次见。

    陆应劭毫不收敛他大刺刺的目光,直盯着苏芩猛看,孟浪又无礼。

    “大老爷,二老爷,二爷。”苏芩一一蹲身行礼,算见过了。

    陆生华和陆武忠虽惊艳于苏芩的相貌,但因着年岁已大,再者来人是小辈的姨娘,所以并未如陆应劭那般失态。

    “苏,苏,苏……”陆应劭结巴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苏芩抿唇轻笑,露出浅浅一梨涡。陆应劭看痴了,心中直道:这么一个美人,怎么就配给了陆霁斐这只不解风情的疯狗呢?

    “你快些吃嘛。”美人攥着陆霁斐的宽袖,轻摇了摇,纤媚身形晃悠。

    陆应劭眼正盯着,冷不丁的看到那被帔子遮住的地方,轻轻晃动,风景独好。鼻间瞬时落下两行殷红鼻血。

    “二爷……”小丫鬟急急上前,替陆应劭擦血,却被陆应劭一把推开。

    陆应劭已痴,他直直的盯着,被二老爷陆武忠一脚踹在肚子上,哀嚎倒地。

    “混账玩意。”陆武忠一向不喜他这个儿子,若非他只有这么一根独苗,早就将其打死了事。文不成,武不就的,根本就没一点像他的地方。

    陆武忠是武将,虽年纪大,但力气却不小,陆应劭早就被掏空了身子,这会子倒在地上,翻着两眼晕过去,脸上还糊着血。

    陆武忠强蛮的拖住陆应劭,径直出了膳堂。气哼哼的模样,苏芩甚至觉得自己看到是头蛮牛,而不是陆府的二老爷。

    大老爷陆生华看一眼苏芩,快速吃完饭,借口有事先去了。

    陆霁斐面不改色的执起玉箸,将苏芩扣在他饭碗里的饭吃完了。

    苏芩提裙坐到陆霁斐身边,看一眼屏风后的女厅,再看一眼空荡荡的男厅,觉得男厅内的求生欲望真是很强了。

    作者有话要说:  陆疯狗:老子就是死都不会吃……嗯,真香。

    欲知求生欲强烈的原因,请听下回分解。

    第28章

    男厅内, 陆霁斐用完苏芩扣给他的饭,有小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陆霁斐用漱盂漱了口, 然后又吃一碗茶。

    苏芩坐在一旁,盯着男人看, 终于开口道:“祖父说,饭后需待半个时辰,才能饮茶, 方不伤脾胃。”

    男人端着茶碗的手一顿, 一口茶含在嘴里,咽不下去, 吐不出来。

    苏芩提裙起身, 在男厅内上下兜转一圈,最后把视线落到花几上的一个漆器上。

    这漆器成年男人脑袋大小,模样怪异,中间挖了五个孔,旁边露出两个尖角圆孔, 说是鼎不像鼎, 说是熏炉也不像熏炉, 实在是不知用来做什么的。

    苏芩正盯着漆器看, 陆霁斐闷不吭声的吐掉嘴里的茶水,然后将茶碗递还给丫

    分卷阅读47

    -

    分卷阅读47

    -

章节目录

免费女生言情推荐: 不二之臣 小甜蜜 他最野了 上门龙尊陈凡林清雅 至尊神婿沈七夜林诗雅 白日梦我 反串 偷偷藏不住 蚀骨危情 病态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