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下库www.bixiaku.com】,无弹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吾家艳妾 作者:田园泡

    分卷阅读184

    吾家艳妾 作者:田园泡

    分卷阅读184

    糯,透着绵软,如莺啼婉转,柳浪如丝。

    沈宓霍然抬眸,看到立在成串珠帘前的苏芩,面上一喜,“苏三,你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斐狗狗:我媳妇呢?

    第96章

    侧殿内, 沈宓拉着苏芩的手,就像是拉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陈太后看她看的紧, 若非她这几日乖巧异常,跟个提线纸人似得说让做什么便做什么, 陈太后也不会这么快放松警惕,让她趁机给夏达递了信,请苏芩来。

    在沈宓看来, 夏达乃苏龚门生, 自然是与苏芩关系非同一般,所以她才会寻了夏达来给苏芩递信。殊不知两人的关系已闹僵, 如今只是夏达一厢情愿在追求苏芩罢了。

    “苏三, 我……”

    “嘘。”苏芩伸手,捂住沈宓的嘴,然后转头看向站在珠帘处的夏达道:“夏首辅,我与郴王妃有些私密话要说。”

    夏达犹豫着点头,“我在外头替你们守着。”说完, 夏达便转身出了侧殿。

    沈宓拉下苏芩的手, 脸上显出一抹笑道:“难得夏首辅这般听苏三姑娘你的话。”

    听出沈宓言外之意, 苏芩面无表情的掀了掀眼帘, “你可别给我乱点鸳鸯谱,当心被我家狗知道了来咬你。”

    沈宓知道苏芩养了一条大狗, 叫什么“阿狗”的,气势威武,确是十分唬人。

    “难不成不是夏首辅, 而是那项城郡王世子?还是那个宁波侯府的庶出子,宁远归?”沈宓压着声音,眸色奇怪的看向苏芩,“这两个人,我觉得都不甚好。那项城郡王世子虽说家大势大,皮囊也生的不错,但终归有些暴戾了,脑子好像……也不大好使。还有那宁远归,迂腐怯弱,哪里降得住你苏三呀。”

    见沈宓如此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苏芩不耐道:“你特意唤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被苏芩一提醒,沈宓这才一脸正色道:“不是。我是想告诉你,我肚子里头的孩子已经掉了。陈太后是想借腹生子,将旁人生下来的男婴作为郴王的孩子,扶上帝位。”

    苏芩蹙眉,她倒是没想到,这陈太后的心思竟这般大,连这样的事都能想出来。

    不过这关她什么事?

    想完,苏芩道:“这事迟早会败落,不是夏达也会是冯宝将陈太后扳倒的,你就放心‘生孩子’吧,等‘生’完了,自然就能脱身了。”

    “哎。”一把拽住欲走的苏芩,沈宓扶住一片罗袖,她死死攥在手里,急道:“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我的安危呢?”

    苏芩转头,垂眸看去,神色无辜。她奇怪的眨了眨眼,满脸惊诧,一副“我为什么要担心你”的表情。

    沈宓尴尬的张了张嘴,自知失言。

    确实,她与苏芩并无多少感情,两人此前还是一副争锋相对之状。也就在皇庙里时关系和缓了一些。

    “我,我可以告诉你苏龚的死因,但是你必须帮我脱身。”沈宓亮出筹码。

    “你知道我祖父是怎么死的?”苏芩一改方才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反握住沈宓的腕子,紧到指尖泛白。

    沈宓被苏芩掐疼了,却也不喊疼,只仰头看向面前的人,声音清晰道:“我知道。”顿了顿,“苏三,我说了,你要帮我脱身。”

    苏芩的面色白的吓人。“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沈宓摇头,“我不会骗你。”

    殿内有一瞬沉静,槅扇处置着的铜制滴漏发出清晰的“嘀嗒”声,就似夏日里那砸在芭蕉叶上的水珠声般清晰。

    苏芩霍然将沈宓往前一拉,嗓子细哑,透着威吓,“说。”只那声音软绵绵的无甚力道。

    沈宓被扯得一个踉跄,扶住床榻柱子,差点跌倒。她没想到,苏芩看着身形娇娇软软的,力道竟这般大。

    其实不是苏芩力道大,而是她听到消息后太心急,所以才会迸发出如此不合乎常理的力气。

    忍着疼,沈宓一字一句道:“苏龚,是由我沈家门收集罪证,以陈太后和郴王为首上奏先帝,再以先帝施压,釜底抽薪,逼死在殿上的。”

    苏芩双眸一窒,霍然睁大,水雾弥散,透着细薄怒色。她抖着粉嫩唇瓣,单手捂住心口,纤细身子有些站不住。

    虽然先前已有猜想,但苏芩没想到,逼死祖父的,竟真是郴王和陈太后。明明祖父帮他们做了那么多,他们竟也下得去手!还有先帝,就算是觊觎他苏府势大,但几十年的君臣了,也该明白祖父一片赤诚之心呀!

    苏芩只觉心口痛的不能自己。

    她咬牙道:“夏达呢?”

    沈宓一愣,明白苏芩的意思后道:“夏达虽是郴王的人,但自然做不出此种丧心病狂的事来。”

    苏芩沉下一口气,觉心口钝痛好些了,才艰难吐出最后一句话。她抬眸,神色锐利的看向沈宓,抖着唇瓣,咽了咽干涩的喉咙,道:“陆霁斐呢?”

    男人的名字,从喉咙里滑出去,抖在舌尖上,终于转出去。纤细素手紧紧掐进柔嫩掌心,苏芩紧张到浑身绷紧,就跟被拉到最长的弦,只要一下,便能分崩离析。

    沈宓道:“先前我沈家在收集罪证时,陆霁斐曾多次阻挠,但因为……”

    “因为什么?”苏芩急道。

    “因为那些罪证皆是伪造,苏龚又自己认了罪,所以陆霁斐没来得及救……”沈宓的话还没说完,那头侧殿突然传来打斗声,然后“砰”的一声响,侧殿的门被踢开,夏达身形狼狈的跌进来,满脸是血。

    侧殿檐下,挂着数盏宫灯,氤氲灯色笼罩下来,衬出门口那个手持长剑的修长身影。

    男人穿一件玄色外袍,无风自动,他抬腿跨步进来,踩着血印子,粘在瓷白玉砖之上。他走的极慢,一步一顿,手里的长剑滴着血,走至珠帘前,然后抬手一扬。

    “哗啦”一阵响,珠帘被拦腰砍断,珠串落地,“噼里啪啦”洒了一地,四处滚落,露出里头面色惨白的苏芩。

    苏芩抬眸,对上一双眼,漆黑暗沉,深若寒潭,熟悉的让人胆寒。耳旁,是男人冷若寒霜的声音,浸着冷阳,森然刺骨。

    “回家吃饭了。”

    ……

    深更半夜,被一个浑身是血,手里还举着剑的男人喊回家吃饭,苏芩觉得这大概会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果然是只疯狗。

    “斐济,你擅闯后宫,该当何罪!”冯志气喘吁吁地追上来,身边扶着冯宝。可怜这冯宝追了斐济一路,肥壮的身子几乎站立不住,别说讲话了,连喘气都来不及,只“呼哧呼哧”的憋红了一张老脸,像极了一只即将被剥皮放血的老猪。

    殿内,斐济依旧盯着苏芩看,他一手握着剑,摊开另一只干净的手掌,朝苏芩道:“过来。”

    殿内点着数

    分卷阅读184

    -

    分卷阅读184

    -

章节目录

免费女生言情推荐: 辰王妃不好惹 快穿红娘的吃狗粮日常 赫总的拒婚甜妻 农门崛起从赘婿前妻开始 逢春(冯橙陆玄) 权宠新娘蜜如甜 大明从慎重开始 都市至尊王者 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后 炮灰女配带着福运系统反杀啦!